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六十三章 再相会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景元这几日心神不宁。
  
  几个消息接连被斥候传来。
  
  一是圭湳部的小儿子被杀了,凶手据说就是铁勒的黑骑,但铁勒却坚持称不是他们所为。
  
  二是坝北四部已经开始调集人马,驻扎的部队已经离阿坝河只有三十里。
  
  三是夏长阶已经快到了,再过三日便可达宁州边境。
  
  还有个消息,是景元自己打探来的。
  
  铁勒震海已经卧病不起多日,恐怕撑不过这个冬天。
  
  这几个消息,每一个都关乎宁州的命运,也都关乎武帝交于自己的使命。
  
  “助铁勒谷阳一统宁州”
  
  武帝密诏上的这一小行字,一直刻在景元脑中,可要实现这寥寥几字,简直比登天还难。
  
  首先,是这个“助”字,要助一人成事,前提是所助之事要与那人所图之事一致,可铁勒谷阳到现在还没表态,其若不欲,吾何以施?
  
  其次,是铁勒谷阳这个人,铁勒震海尚在人世,就算铁勒部一统十部,宁州大汗王之位显然还是铁勒震海的,怎么让它落到铁勒谷阳身上呢?
  
  不过如今这铁勒震海已是病入膏肓,此问似是可解。
  
  最后,是“一统宁州”这件事,铁勒部固然是宁州最强大的部落,但坝南其他五部都是弱兵残旅,光靠铁勒部的黑骑,一定能战胜兵强马壮的坝北四部吗?
  
  武帝显然已经顾虑到这一点,所以才会派夏长阶来。
  
  可来了,难道铁勒会同意让银甲卫参战?
  
  用铁勒谷阳的话来说,那就是拿起别人递来的刀,去砍杀自己的兄弟啊!
  
  看来要等夏长阶来了之后,才能商定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
  
  宁州边境,芒山
  
  夏长阶独坐在山坡上,嘴里衔着一根芒草,斜阳落落,夕日余晖洒在远处草原与天际的地平线上,长剑落枫被他随意插在地上,狭长的影子指向西方。
  
  千机营在今日早晨终于离开鬼神之地额古娜,比预计的时间早了整整一日,他们需要在这宁州边境之地再等上一日。
  
  他还需要等两个人。
  
  一人是先行宁州,代御史之职的景元。
  
  一人是武帝惊鸿飞雁传书中所说的,大昊新任国师。
  
  这两个人,一个他不喜欢,一个他不认识。
  
  “真是让人头疼啊……”
  
  夏长阶躺下身子长叹一声。
  
  就在他昏昏欲睡之时,眼前的天穹突然被一个巨大的阴影遮蔽,细看之下,竟然是只巨大的云鹤!
  
  夏长阶翻身跃起,单手拔出落枫,警惕地看着空中盘旋的云鹤。
  
  忽听得一声尖啸,云鹤乘风飞走,一人从空中缓缓落下,站在离夏长阶十步远的地方。
  
  那人一袭雪银长袍,落日余晖在其衣袖间翻转不定,宛如把这天地间最后一点光亮都拢在他周身。
  
  夏长阶紧握剑柄的手松了下来,他知道这是谁了。
  
  落枫在半空中划过一个简单却圆润的弧线,稳稳落回剑鞘,夏长阶拱手,问:
  
  “可是国师?”
  
  楚回笑答:
  
  “在下楚回,尚未被受国师之礼。长剑,黑衣,想必阁下便是夏将军吧。”
  
  夏长阶还在细细打量楚回,一时间忘了回话。
  
  楚回也不在意,继续道:
  
  “受圣上所托来此,听候夏将军与景督主差遣。”
  
  夏长阶一愣,慌忙摆手道:
  
  “什么差遣不差遣的,先生乃方外之人,吾等凡夫俗子岂敢妄言。”
  
  楚回仍是笑着,言语间却淡漠如水:
  
  “将军言重了。”
  
  夏长阶挠了挠头,这国师虽然和自己想象中不太一样,但那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还是让他想起了曾远远看过一眼的那个人。
  
  大昊第一任国师,萧不害。
  
  夏长阶虽然曾自嘲“话多”,但却不知道如何和这些人交流,只能尴尬地在原地沉默。
  
  不远处却传来一声高喊:
  
  “楚回!”
  
  楚回和夏长阶都寻声望去,只见来人正是邢傲。
  
  “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带红袖去宁州了吗?”
  
  邢傲看着这个曾在荆齿城助他破过奇案的柳州人,此刻的他和当初大不一样,曾经的粗布青衫变成了雪银长袍,连眉宇间都是超凡脱俗之态,眼神中也丝毫不见那时的隐忍和悲凉。
  
  夏长阶奇道:
  
  “怎么?你们认识?”
  
  邢傲这时才突然觉得不妙,眼前的这可是柳州人!而夏长阶可是绝杀柳州的杀神!自己若和这个柳州人相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