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四百四十四章 紫微神朝美人榜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啊.......”
  太阴教主脸色扭曲,痉挛着,狰狞无比,神魂遭遇了重创,感受到了极致的痛苦,恨不得现在就死去。
  “父亲!”端木雪眼中垂泪,声音悲伤、凄凉,楚楚动人。
  “昔日端木为太阴奴仆,尚且有圣人出,如今太阴族沦为了你们的奴隶,连一个道宫境修士都找不出来,按照这种仇怨,你们端木族该付出什么代价呢?
  “要知道,我这种魔头尚且放过了你们数亿血裔,而你们却对凡人大开杀戒,像你们先祖那种人,死一万次都不够!”
  苏羽眸光闪烁,身后光雨挥洒,飘出一片片洁白的花瓣,一尊神圣祥和的虚影从光芒中走出,口中轻语,诵念出无上仙经,其声动天下。
  原本痛苦不已的太阴教主目光逐渐空洞,浑身流动着仙光,散发出一股神圣的气息,宛如仙人,三息过后,他俯身跪地,恭敬地说道:“主人!”
  “父亲。”
  端木雪眸光颤抖,猜到了一种可能,咬碎银牙,满脸仇恨地看着苏羽,原本美丽的容颜怨毒无比,疯狂地嘶吼道:“你这个魔鬼!”
  “我本就是魔!”苏羽看着脚下的奴仆,淡淡地说道:“成王败寇,这是你父亲说的!”
  “啊,你会死的,将来肯定有人出来斩你,灭掉你的族群,杀死你得亲人,我等着.......”端木雪眼中泛着幽光,布满血丝,不断诅咒着。
  “将她带下去!”苏羽冷声道。
  很快,这位太阴神女便被银发老奴带了下去。
  “不要忤逆殿下!”
  太阴教主眼中带着感叹,他也很心疼自己的女儿,不过现在他先是苏羽的奴仆,再是端木雪的父亲,所以即使再多不忍,也不敢解开女儿的手脚上的桎梏。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看着那抹熟悉的神色,端木雪银眸中带着点点泪光,双眼泛酸,难受到了极点。
  她想不清,为什么一年的时间,原本辉煌的太阴神教覆灭,兄长不知所踪,族人尽数陨落。
  她不过是闭了一次关,一切都不一样了,这样的落差感,简直要让她道心崩碎,仙台中各种仇念涌动,想要向苏羽复仇......
  另一边,太阴公主看着这些弱小的族人,眼中既有伤感也有喜悦。
  伤感的是,当年鼎盛,出过一位人皇,数尊准帝的太阴族,如今居然只有一位四极修士。
  喜悦的是,这一代出了一個太阴体,而且对方还背靠北斗的极道皇朝,足以带领妫族重回巅峰,振兴太阴一脉。
  “先祖......”
  看着光影愈发黯淡的太阴公主,姜婷婷眼中有一丝不忍,她自幼双亲不在,所幸有苏羽和杨怡一直宠爱着她,他们便是她的亲人。
  如今,一位血脉上的族人出现,将族长之位交给了她,也将振兴太阴族的期望寄予在她身上,让她情绪很复杂。
  这一世,由于苏羽的原因,她对姜家没有什么归属感,而且她也知晓自己和太阴人皇体质相同,之后又修炼了《太阴真经》,对太阴族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现在承接上一位太阴公主的遗愿,她却只想落泪,为一位亲人的逝去而悲伤......
  远方,一道道粗大的仙光飞出,青、金、白、蓝、赤、之色纷呈,一道道气动诸天,念镇寰宇的古老存在降下分神,充斥着九天十地,驻足夜空,见证着这一刻。
  数万里外,远远观战的不朽传承长老尽皆失色,认出了这些伟岸身影。
  岱舆仙岛的岛主、员峤的圣王、长生古道观的古祖、天狼山的圣贤、人王殿的半圣、东溟龙宫的龙主......这些记载在古史上的名讳,居然全部出现了。
  星空深邃,夜月轻柔,流动着遥远处的光辉,像是不绝的流水,有一股圆润无缺的意蕴,道韵如斯,隽永无比。
  “公主,我等紫微修士必不负人皇一脉!”长生圣人头带紫金冠,郑重地承诺道。
  “这一世,太阴仙体出世,帝族重获新生,或许上苍注定之意。”
  禄存星君眼中略显复杂,他那一世和太阴族覆灭的时间相隔不久,不过也只有略微的感慨罢了。
  毕竟,他是妖族,人族内斗和他的关联不大,除了感慨两声人皇绝嗣,他能做的,也只有灭杀端木族修士,夺取《太阴真经》,为人皇一脉报仇了......
  陀余元圣也有些感慨,他昔日搏杀端木族王者,得到了残缺的太阴传承,现在太阴后裔不绝,正好可以了却因果。
  看着诸圣齐临,太阴公主有些失神,随后又摇了摇头,眸中带着伤感之色。
  她逝去在荒古前时代,被端木晃夺舍,心中怀着巨大的怨恨而亡。
  如今残念复苏,亲眼见到仇族覆灭,亲族尚在,这已经是最大的安慰了。
  她很想跟着这些族人一起重建太阴族,可惜,这个时代不属于她......
  看着自己愈发黯淡的身躯,太阴公主脸上带着一丝释然,转身看向城中,心中自语道:“可惜,还是无法报恩,若真有轮回,下一世我愿意成为你的婢女,回报这一世的恩情!”
  在族人的口中,她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没想到十多万年后,还有人族记得太阴人皇,愿意兴刀兵,以帝器为太阴族复仇。
  那一位并不是因利益而来的......
  想着想着,她眼角滑落一串晶莹的光珠,浑身燃起了黑色的太阴真火,在妖艳的仙火中化为余烬,就此解脱。
  “先祖......”姜婷婷眼中落泪,她伸出双手,想要接住这些月光,但是却如井中捞月,那些缥缈的光芒不断飘舞,随风而去。
  星空下,苏羽的混沌本尊眼中带着一丝失落,他想要救下这位可怜人,然而这个世界长生法则不全,想要救一缕残魂的难度比成仙还难。
  倘若是仙古纪元,或许鬼道和葬地的修士能有办法,但是现在,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消散......
  “问世间,谁能登仙醒梦,你不能,我不能,众生皆在一梦中......”
  岱舆仙岛中,苏羽轻轻地诵念着青玄圣人那句揭语,道宫中的神祇齐声喝问苍天,带着一缕对轮回不全的意念。
  这一刻,他似乎体会到了遮天纪元那些天尊、古皇、大帝的阴翳,面对光阴,即使是极道至尊也无奈。
  唯有踏破仙路!
  他要带着这片世界成仙,化此界为仙域!
  苏羽眼中爆发出无数混沌道纹,整个人威严无比,和天地万道合一,举手投足间道韵流转,所有大道都自主臣服!
  九天十地有感!
  刹那间仙光垂落,瑞彩千条,一团璀璨夺目的光团从他额骨中飞出,万道轰鸣,道光汹涌澎湃,混沌瀑流淌过,气象万千,让殿内群修尽皆失色。
  “如此奇景,这是......”
  人王殿的半圣浑身发光,感觉仙台一片空灵,整个人贴近大道,卡了他数千年的圣道桎梏,如今居然松动了。
  他看到了一丝成圣的希望!
  其余修士也震惊不已,员峤岛主心中激动万分,不断流转着玄经,想要抓住这一线灵光,破开圣王之道,成为大圣。
  这两位殿下都很温和,昭告群修,但有指掌太初,成就大圣者,位列混沌殿,仅在帝族至尊之下......
  “传说中的悟道古茶树,亦或是智慧菩提树!”毕詹药圣和众人的关注点不同,他更在意苏羽这个人。
  “是传说中的道之源!”
  阶上,陀余元圣也有些失色,四肢百骸都在舒展,神魂宁静归一,陷入了道境,对大道的领悟更深了。
  禄存星君微微颔首,他距离苏羽最近,除却这些浓郁的大道纹理,他还闻到了一丝馥郁的神药香气,让他的肌体一阵悸动,多了一丝生命活力。
  绝对是不死神药!
  “陀余杀两个圣人王都有功,以这位殿下的性格,似乎拿出不死药药液的可能性不低。”
  天狼族的大圣眼中泛着精芒,热切到极致,他对不死药药液的渴望绝对超过了一切。
  这位古老存在眸光闪动,将紫微星域的所有事情想了一遍,有些无奈。
  群雄束手,长剑空利!
  在陀余元圣镇压南溟后,其余几位都很克制,派出子侄来使,隐晦地表达了臣服之意,不愿动兵戈。
  连太阳神教的找不到空子,在苏羽表示要扶持太阴、太阳两脉后,长生古道观、人王殿等不朽传承都很积极。
  其中人王殿最为切实,一位底蕴出世,强势镇压了正在谋夺太阳神教传承的金乌族大太子......
  金霞浮动,曦光如丝绦,在太阳金殿中勾勒出各种仙灵之形。
  有凤长鸣,吟动九天;麒麟横陈,瑞彩流转;真龙裂空,呼啸日月;金乌高悬,照破永恒......
  墨金阴阳图跃然而出,巨大无比,在苏羽身后缓缓转动。
  黑发男子与道之源正好成为了道图中的阴阳鱼眼,绽放出千万缕道纹,氤氲混沌瀑流,蕴荡万物母气,散发出一缕缕开天辟地的气息。
  “这是......”
  感受着天地间法则的活跃,苏羽目光微动,想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九天十地是否有灵?
  若在仙古纪元,天道之灵便是九天十地的那株世界树,那颗仙树代表着天地意志,异域也同样如此。
  然而现在是遮天纪元的后荒古时代,道则晦暗,末法长存,长生法则不全。
  若有灵,灵在何处?
  忽然,苏羽识海中的星辰树种喷薄出银光,瑰丽绚烂无比,比宇宙中星河更加璀璨,朝金色元神飞去,想要占据吞天魔罐的位置。
  “星辰不死树,你想到说些什么?”
  感受到神药种子的异常,苏羽松开了抱住吞天魔罐的双手。
  这绝对不是他胆小,而是为了防止禁区至尊。
  自从那一次荒古禁地外意外情况后,苏羽便日日夜夜怀抱吞天罐,就算现在有盖九幽庇护也不例外。
  毕竟盖九幽尚在涅槃,根据时间,起码还要好几年才能出关。
  “铮铮......”
  星辰树种鸣动,在苏羽手心盘旋,散发出千万缕神辉,苍茫无比,近乎要让他沉迷于悟道境中。
  苏羽看着手中的银色古种,眼中有一丝探究之意。
  这株不死树原本涅槃重生过,之后发生异变,又涅槃了一次,沉睡在他识海,和那枚紫色道玦作伴。
  下一刻,星辰树种颤动,银色外表上散发出一圈圈涟漪,透露出一股莫名威压,让苏羽心中一震,郑重无比。
  “这是......这样的道痕,诸天大道的痕迹......”
  苏羽眼中混沌道纹流转,仔细地凝视着其中的具体纹络。
  这并非此界的混沌法则,而是涉及仙道领域的混沌大道,只是看一眼,便让他大有收获,整个元神都在舒展,体内的混沌本源缓缓轮转,愈发无缺圆润,朝更高层次进化,蒙上了一层浅浅的仙道之光。
  想到北斗麒麟种子的变化,苏羽心中一震,浮现了一个可能。
  或许,他手中这枚古种,前世是一颗世界树,就算不是,也接近那个层次,不然不可能出现诸天大道痕迹。
  似乎觉察到主人的想法,星辰树种瞬息间洁白晶莹了,喷薄出混沌气,上面交织出五行之光,阴阳法则,斑驳的先天纹络交织,符号密布,透发出惊人的波动。
  “嘭!”
  仙光划破星空,紫微星域都在变化,太阴星和太阳星轮转,日月同空,照亮了枯寂冰冷的太空。
  一处栽满脸五行古木的小行星上,一位青袍独臂老人抱着一方石棺,漠然地看着星辰,口中喃喃道:“谁能葬我于故土......”
  忽然,遥远的极处出现一缕紫芒,带着苍茫的气息,瞬间惊动了这位古老存在,他眼中爆发出两束金芒,跨越无穷距离,感受到了帝星的气息......
  另一处星空,一艘紫铜古船布满了岁月刻痕,死寂无声,暗淡到了极点,生满锈迹,破败陈旧,中心古舱中横陈四十三块神源,全都耗尽菁华。
  这些神源块中封着一批古老存在。
  古舱的深处,一方神殿中,三块巨大的神源块轻轻颤动。
  其中一块在龟裂,里面封有一尊邪神一样的存在,赤发如血,生有千臂,盘坐在里面,如千手佛陀一样,肌体呈黑色,除了发丝为赤色外,其他每一寸肌肤都乌光闪烁。
  “如此磅礴的生灵之气,是一处生命源地......”这位太古祖王遥望星空,眼中带着一丝渴望,也有一丝畅快。
  他感受到了那颗大星的气息!
  神源破碎,这位大圣破封而出,背后千臂爆发出太初仙光,直接震碎了所有的神源块,让这些同伴复苏......
  紫微星域中央,紫微星轮转,一条条瑞气蓬勃而起,绕着古星旋转,三种截然不同的道则纷扬,墨、金、赤三色缭绕,这颗古老帝星包裹住。
  这是极道烙印,诞生过古皇大帝的星辰,会烙印下从这颗古星走出去的成道者道纹,受到帝纹庇佑,即使是准帝也难以击碎。
  而紫微星走出过三位极道至尊!
  不过想要激活这种极道烙印很不易,起码要大圣境的帝血后裔施展秘法,然而这一刻,紫微星像是复苏一般,吞吐着星河菁华,气动万古,让人颤栗。
  倘若帝星有灵,绝对是世间最可怕的一群存在,连准帝都难以望其项背,毕竟茫茫宇宙,也只有至尊能毁灭帝星。
  太阳金殿中,苏羽坐而悟道,不断的回忆着脑海中的诸天大道痕迹。
  这处光景只有一刹,却烙印在了他的识海中,让他灵魂和肉身都在蜕变。
  银色的命泉口,一株九叶真龙药懒洋洋的躺着,忽然,它像是睡醒了一样,睁开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混沌苦海,伸出小手,发出“咿呀咿呀”的叫声,开始呼唤苏羽了。
  然而和往昔不一样,今日主人没有搭理它。
  这让它有些不开心,往日这个时候正是它舔紫玉的时候。
  既然主人不回应,真龙不死药只好自己动弹,它舒展身躯,露出精致美丽,宛如黄道仙金的身躯,如同一条真龙般,从命泉飞出,穿越苦海,踏入道宫神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