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十章 燃烧的大宁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两千具装甲骑的冲锋产生了一锤定音的效果便如同泥头车撞翻了老头乐,人马俱披重甲的骑手们一边冲锋,一边使劲全身力气挥舞马他们的配合相当精妙,互相之间十分熟悉,就算有室骑手依靠精的骑术躲过了第一下横扫,往往还有第二下在等着他们王崇几平冲在最前面他用马挑起一人,压得马儿为之一沉,然后用力甩了出去,仰天大吼,直如鬼神一般不断有箭落在身上、马上,他哈哈大笑,全无惧色战马喘着粗气,冲锋势头丝毫不减,马挥舞之下,连续扫倒两三骑有室勇士拍马迎了上来,交错而过之时,一剑刺在他的身上毫无反应,战马继续前冲反倒是这位勇士被后续冲上来的骑都骑士空挑了起来枪骑兵冲阵,骑枪、马杀人一般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是一刺到敌人便松开握紧枪杆的手,毕竟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如果不松开,骑枪折断的概率不小,也容易让自己失去平衡马丢了骑枪之后,再拔出套里的副武器作战,即用短兵器杀第二种是在骑枪后挂一根绳子,系在马上,指南拖动摩擦甩脱,再把骑枪拿起来用第三种是直接挑起,然后甩出去这对马战是马同时对骑手素质的要求也比较高,至少骑都的战马都是在马政系统内精挑细选的,耐力则不做硬性要求,只要过得去就行了因此,当这样一股强的骑兵拦腰冲断室在敌人心理上产生的震力是不可低估的骑都横冲过后,战场之上满地狼,倒毙白人惊疑不定,脸色苍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成建制的具装甲骑,不光在中原,从草原上者适应这种蛮不讲理的冲锋战术,而在慢慢适应的过程中,注定有太多人要成为代价冲散敌人的骑都慢慢减速,然后转回来,发起第二次冲锋“撤!”幸躲过一劫的拔大声呼喝,带着亲随往大宁城奔去他的举动直接瓦解了室人残存的斗志,人人拨转马头,四散而逃破丑氏的人被收容了起来,败变成了真败,也够废的部落头人们恼羞成怒,当场杀了几个跑得最快的人,然后亲自带队,反冲了回去在他们身后,更多的骑涌了上来,直如惊涛浪一般,拍向逃中的室人“!!”箭横飞,落马后幸未死的室人来不及逃走,又被迎面反冲回来的骑肆无忌地屠杀成千上万人出现在草原之上,从各个方向开始包抄金铁马,纵横驰,小小的大宁城就如同狂风大浪中的小渔舟一样,随时会面临倾覆的危险拔灰头土脸地冲进了城内,他甚至等不及让所有人都回来,就下令关闭了城门城头上的守军面色苍白,发抖是人就会怕死,外面已经出现了上万骑,且数量越来越多,城内不过万把人,绝大多数还是老弱妇,人心之下,守得住吗远处一队牛车被骑手包围了,男丁抽出长枪奋勇杀,不一会儿就浑身是血地倒了下去女人、小孩被挨个揪下车,连拖带打,看守了起来村落外围,一群人刚骑着马儿出来,就被劈头盖脸的箭堵了回去,随即村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甚至有大火燃起,浓烟直冲天际有猎人刚从山上下来,见到一群骑手正在肆意屠自己的同胞,顿时双眼通红,连连发箭,射杀了多名骑手更多的骑手围了上来,只一轮齐射,就把这些射术精的猎手给射得仰面朝天有人下马而去,一一斩下每头,用长枪挑着,四处恐吓和解部遭大殃了!
  
  ……”激越的鼓声吸引了每个人的注意力大宁城西面的空地之上,足足三千人下马列队,其中数百人披有甲,手持藏矛、步弓领头的人身后竖着一面面旗帜,如果有熟悉汉字的人,一定可以辨认出上面有万户”、“千户”字样头人们的手臂上戴了黄铜、白银、石之类的饰品,这是他们的身份标识如果守军再熟悉翼长、万户、千户、百户、小将制度的话,那么一定会震惊地发现:吐帝国又回来了!那个曾经占领整个河,甚至一度打到振武军的吐帝国回来了!
  
  鼓声节奏陡然一变,列队完毕的人猛地发一声喊,扛着木梯就冲了上来大宁城墙低矮,既无城,也无城,说穿了就是个十围子罢了三千人冲了过来,木梯一靠,不要命地往上冲短兵相接在城头展开,几平只一间,室人的防御就被冲垮了老人和少年抵挡不住凶残的真假吐人而且他们冲得太猛了,也太不要命了,个吐丁壮被下城头,很快就有一个党项人紧随其后爬上来;一个回人被箭射死,很快就有末人举着大盾上来,挥刀便砍特人、龙家人、人甚至还有汉人,一个接一个,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坚定地冲上了城头,将守军的抵抗击垮、碎破烂的城门被从内部打开,来自肃州的吐谷浑轻骑飞快地冲了进去,引起一片惊呼和惨叫城内有浓烟燃起,那是有人躲在房屋内抵抗,进攻方懒得死伤人命,直接放火烧东门、南门处突然发生了激列的搏杀,那是城内有人出逃,被在外游的轻骑给堵住了东面、东北方出现了一队骑兵,人数过千,不过在看到大宁城周围密密麻麻的人手以及严阵以待的银枪都五千轻骑后,明智地退走了大宁,完了杨悦在午后进了城须发花白的他神色淡然,仿佛看不到满地的尸体和烧得七零八落的房屋一样他随意了一眼破败的城市,随即冷一声“学会了制车帐,学会了种田酿酒,现在又想学建造城池么?”杨悦用满是讽的语气说道:“没机会了一名俘康被押了过来,他明显听得懂官话,闻言了他一眼“你这狗东西,打仗的手艺这么差,怎么当上的莫贺?”杨悦看着被强按在地上的拔,问道拔的自尊心受到了损害,扭过头去不答“你降不降?”杨悦问道拔眼神一动,但自尊让他张不了嘴,说不出那句话“很好”杨悦笑了,道:“既然不降,那么按规矩来,拉下去斩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