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带血玫瑰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离忧,你找这个人,他是无国界医生,我在边境线认识的,会帮我处理伤口......放心,他很可信的.......不会透漏我的行踪.......”
  
  也好,现在找能隐瞒的医生,确实有些欠妥。
  
  杜离忧接过名片,点点头。
  
  那医生很快就过来了。
  
  杜离忧站在小区门口,将他上下打量一番。
  
  棕色的络腮胡,浓眉大眼,手臂上满都是卷毛。
  
  她将他再次上下打量一番,垂眸看了一眼他的膝盖处,而后转身,带领着他走向小区内。
  
  小区深处的小花园。
  
  夜深了,这里下了露水,无人前来。
  
  杜离忧将他领到角落里,而后猛地转身,冰冷的刀锋抵着他的脖颈,一只手卡着他的脖颈,下一秒就可以隔断他的头颅。
  
  那人显然没有预料到这样小小的一个姑娘,竟然会有这样的举动,吓得立即高举双手。
  
  “你要干什么?”
  
  杜离忧冷声道:
  
  “对不起,我知道很失礼,但是我仍然需要你的证件。”
  
  那大胡子医生被她这番举动给吓得面色苍白,慌忙摆手。
  
  “冷静冷静冷静!这位小姐请你冷静!”
  
  杜离忧不答,仍旧注视着他,目光咄咄逼人,手上的力道更狠了几分。
  
  有血珠,顺着他的伤口缓缓滑落。
  
  那样体型高大的一个人被她逼到了墙角,缩在了一起,慌张摆手示意她保持冷静。
  
  “我这就拿,你不要激动。”
  
  他慌张掏出证件。
  
  是无国界医生证。
  
  杜离忧拿起检查了好半天,这才将证件又重新递给他,目光停留在了那个铁皮箱上。
  
  那医生见状立即将那铁皮箱子打开,展示给她看。
  
  “你看,都是必须用品。”
  
  杜离忧将箱子里的所有东西大量一遍,示意他一件件的为自己展示出来,而后这才允许让他关上了箱子门。
  
  估计是被她的气场吓坏了,那大胡子医生手忙脚乱地将东西乱塞了回去,而后眼巴巴地看着她,又看了看她手中的刀子。
  
  杜离忧这才冷哼一声,这才收回了刀子,朝着他微微鞠躬,声音里满都是歉意。
  
  “抱歉,刚才是我失礼了。”
  
  那络腮胡这才露出笑容,摆手大声笑道:
  
  “没事没事,警觉性高一点是应当的,宇能有你这样的朋友就是一种福分。”
  
  看起来并未放在心上。
  
  估计是那边经现场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他已经习惯了。
  
  她点点头,这才转身领着人往家的方向走。
  
  第二天上午,杜离忧将所有昨夜被用过的能够被烧掉的东西全部烧干净,这才用垃圾袋丢进了垃圾桶。
  
  外面并没有什么人追过来,也没有什么可疑人员潜伏,看样子韩宇昨晚的逃跑还是很隐秘的。
  
  不过也对,她家门口确实有一条通往大海的内陆河,但是距离大海有着几十公里远,他们大概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带着重伤能够游那么远的距离。
  
  她拿着钥匙出门买菜——有重伤患者在家,自然要好好照顾一下了。
  
  杜离忧是在下午,天边残阳如血的时候,挥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开车的司机是个上了年纪的大叔,嘴巴自然絮絮叨叨的。
  
  他通过后视镜将杜离忧上下打量了一番,看着她也不过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一脸稚嫩,打扮的好像一个大学生,不免有些担心。
  
  “姑娘,你这是要去栏坊啊?”
  
  杜离忧只是冲着他礼貌性的笑了笑,而后扭头看着窗外说道:“是嘛,这不是听说那里的玉石不错,我想去看看,碰碰运气。”
  
  司机听闻大声惊呼:
  
  “哎呦喂,姑娘啊,我可给你说,那个地方你去不得啊!栏坊嘛,我们本地人都知道的嘛,你可能刚来不知道,那里可是有名的黑街啊。”
  
  杜离忧听闻也只是笑了笑,并未作答。
  
  黑街?
  
  她当然知道!
  
  就是冲着那里去的!
  
  随口搪塞了几句,杜离忧便闭口不答。
  
  司机仍旧絮絮叨叨的。
  
  什么那里明面上是做玉石生意的,其实背后是做黑色交易的;栏坊的背后好像背景很大,管了多年多管不住;街上的所有人没一个是干净的,甚至还有传闻说是那里的人家家都有枪,经常在街头血拼。
  
  说来说去也都不过是黑帮电影里的那几个经典。
  
  杜离忧听到这些传闻只是抿嘴一笑,并未多言。外人总是会传的神神秘秘的,好像那里的人都有什么三头六臂似的。
  
  其实也都不过是些凡夫俗子。
  
  她已经无心再听那些不着调的传闻,思绪渐渐地飘向了远方。
  
  司机胆小,不敢进那条街,尤其是这么晚的时间了。他只是把她一个人丢在了街口,便找了个借口开溜了。
  
  杜离忧站在街口,从随身携带的袋子里掏出一个黑色的袍子,穿在身上,而后身影便消失在了一个街角。
  
  她站在阴影里注视着这个安静的街道,将手中的匕首转了好几圈,最终握在了手心里,嘴角浮现起一抹笑容。
  
  好久不见啊,南方的总舵——她曾经管辖之地!
  
  背后有脚步声传来,她猛地转身。
  
  手起,刃落。
  
  旁边洁白的墙壁上溅了几滴鲜血,好像是点点的傲雪红梅,地上有一个滚圆的东西“咕噜噜”地滚动,滚到了旁边黑暗的角落。
  
  紧接着,“刺啦啦”的声音响起,就好像是水管暴裂的声音,血的味道,弥漫开来。
  
  那人因为没了头颅,动脉的鲜血喷溅出来,就好像是水管爆裂了一般,旁边的墙壁上顿时被泼满了鲜血。
  
  与他一同前来的那个同伴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往后退了一步大声问道:
  
  “你,你是什么——”
  
  大片乌云遮盖天空,繁星消失,仅有一个隐约轮廓高挂天空。
  
  晕黄的月亮浓重的仿佛直滴水,压得人直喘不过气来。
  
  一个男人依靠着栏杆站在阳台,浴风而立。
  
  阳台没有开灯,隐隐约约透着模糊的轮廓。
  
  他平日里管用了暴力手段,手腕狠辣,平日里不拘言笑,此时心情又不好,面色更是青了几分。
  
  本就站在昏黑的地方,又属于黑色势力,此时的他无疑是让人胆战心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