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五章 无言之言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北宫恪的身份地位,并非只代表他自己。
  
  他领兵来这不法之地,一定有强者压阵,那个人很可能是英国公北宫玉。
  
  说的是封锁此地,彻查墨惊羽之死。
  
  可疑凶凰今默都已经被擒拿,祝唯我生死不知,下落难明。
  
  封锁这里,却是查谁?
  
  这封锁……又什么时候才会解除?
  
  封锁期间,这不法之地,还能“不法”吗?
  
  雍法一旦施行……又还会废除吗?
  
  前脚墨家两位真人级战力擒走凰今默,后脚雍国大军便前来锁境。
  
  这份默契真可以说浑然天成。
  
  上责城主,下查流民,一个墨惊羽的死,倒像是整个不法之地所有人都能沾边!
  
  姜望如今已不是懵懂的小镇少年,身居霸主国高位,长时间受重玄胖熏陶,又翻烂了史书,再怎么样也能看懂一些局势。
  
  昔者庄雍国战之时。
  
  九龙崩灭,雍国太上皇韩殷战死,杜野虎先登锁龙关。雍国就此失去了祁昌山脉,也失去了锁龙关这座天下险关。
  
  富饶的国土腹地,暴露于庄国兵锋之下。
  
  雍帝韩煦引来墨家的力量,一夜之间立起殷歌城,以钢铁雄城遥峙锁龙关,如此才算是稳住了阵脚。
  
  此后殷歌城与锁龙关这条战线,就成为庄雍之间新的生死线。双方各驻大军,遥遥相对。
  
  雍国无一日不想夺回险关,庄国也是不惜成本、日夜加固城防。
  
  如此对峙,已近两年。
  
  三岁小孩也该知道,殷歌城与锁龙关这条战线,无论对于庄雍哪一方而言,都是难以突破的,双方都有在此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觉悟。
  
  于雍国是退无可退,于庄国是退一步就会失去已经赢得的所有。庄国在老朽雍国身上割下的肥肉一旦失去,很难再从新生雍国身上赢得。
  
  庄雍之间必然还有一战,但这场战争什么时候打。雍国背后的墨门,庄国背后的玉京山,会给予双方什么程度的支持……也都尚留一个疑问。
  
  道门就算不重视庄国,也不可能不警惕想要入局官道的墨门。所以雍国引入墨门,本身就是给了庄国获取更多道门支持的借口,这亦是庄高羡当初能够和韩煦达成默契的理由之一。
  
  而不赎城所代表的这块不法之地,这块庄雍洛三国之间的交界地带,一旦被雍国占有,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雍国完全可以在殷歌城锁龙关战线外,另开一条战线!
  
  什么天险锁龙关,直接绕过可也。
  
  可谓是一念天地宽!
  
  围绕着不赎城的三个国家,除了洛国孱弱、无力开拓之外,庄雍谁不想吞下不赎城这块肥肉?谁不想把刀子抵在别国的后腰上?
  
  但雍国肯定是动作更快的那一个。
  
  毕竟有墨家的两位真人级战力为之开路——这或许是一个意义巨大的转折。
  
  雍国虽然立墨家为国学,墨家也的确是第一次正式扶持一个国家,入局官道。但墨门对韩煦的支持,从未有明目张胆超过真人层次的投入。
  
  这是一条非常清晰的警戒线。
  
  一旦跨过,意义截然不同。
  
  显然无论是墨门还是雍帝韩煦自己,都是有一定顾忌的。
  
  这一次天工真人联手明鬼真傀擒凰今默而走,虽然是以调查墨门天骄之死的名义。但也的确在事实上,完成了用真人级战力替雍国清扫障碍的行动。
  
  这才有了雍军入境。
  
  对雍国来说,墨惊羽突然身死,真相当然重要。但雍国本身如何应对墨惊羽身死一事,才是更重要的问题。他们大可以先对不赎城造成事实上的占领,先把握住国家利益,再来慢慢调查真相。
  
  若墨惊羽真是凰今默所杀,那也没什么好说,墨门自有墨门的威严。若是此事与庄国有关,正好新仇旧恨一起算。
  
  凰今默未死,一切都有转圜的余地,凰唯真就算真的归来,受蒙蔽的墨家也不是没话可说。
  
  至于雍国……
  
  关雍国什么事?雍国只是大军锁境,查一个真相而已。
  
  韩煦的反应韩煦的决断,全体现在北宫恪这位腰悬双股剑的青年将领身上。
  
  墨家的态度墨家的强硬,已经随着天工真人明鬼真傀而远去。
  
  所以姜望还能说什么呢?
  
  他愿意以他一路走来用生死践行的信誉,为凰今默祝唯我作保。如果有机会,他愿意想尽一切办法,去查明庄高羡栽赃嫁祸的真相。
  
  但他的信誉无关紧要。
  
  而在凰今默祝唯我的身后,其实并没有人能为他们声讨。
  
  除非凰唯真立即从幻想中归来,把飘渺的可能实现为真实。
  
  可就算是刚刚见识过山海境玄奇、对凰唯真归来具备相当信心的姜望,也知晓那是需要以百年为刻度的时光。
  
  他影响不了墨家,在此事上,也影响不了有资格与墨家对话的人。
  
  时至今日,仍然渺小。
  
  所以他无言。
  
  把枪尖抵在北宫恪的脖颈上,说出他其实知道并没有作用但还抱着一丝期待的那些话……已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此时此刻,他刻意留下的伤势还未痊愈。
  
  他往前疾飞,的确找不到任何办法。
  
  重伤自己来掩护杜野虎的时候,他没有想过值不值得。就像察觉到战斗动静第一时间回返不赎城那样。
  
  有些事情,没有值不值得。
  
  是你必须要那样做。
  
  可有些事情,你那样做了,你不顾一切,也没有结果。
  
  他无话可说。
  
  他在这荒凉的、四下无人的野外,陷入了面对自己的沉默。
  
  他无话可说,可是天边此刻亮起了星光。
  
  他无法用任何言语来表达,可是他的修行他的道路,一直在陈述着。
  
  天边星光在何处?
  
  北斗七星之天枢!
  
  烛九阴百般筹谋化为乌有。
  
  混沌终不肯死在笼中。
  
  三叉被操纵爱恨,又被随意杀死。
  
  只有内府境的楚煜之,要为天下平民走出一条路。
  
  萧恕用四十天冲击神临终究身死。
  
  自他踏进城道院以后一直闪耀在他的星空中的祝唯我,是师兄也是追赶对象的耀眼存在,输了一着,便断了兵器失了所爱输得什么都不剩……
  
  天地如笼!
  
  每个人都困锁其中。
  
  在遥远星穹,在天枢星辰的概念之中,独属于姜望的星光开始闪烁。
  
  可与此同时,在玉衡星辰的核心定义里,属于姜望的玉衡星楼,倾落星光如瀑!
  
  姜望一边开始修筑他的第三座星楼,一边调动那玉衡星辰核心概念的力量,雕琢他的星路!
  
  他心中有难以尽述的苦闷。
  
  不能迁怒,无法纾解,只可前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