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18章 每人十元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这酒,严重上头,假酒!
  
  还好体内有真武之力撑着,否则,牛小田已经被放倒了。
  
  不得不佩服杨寡妇她爹,估计是酒缸里泡出来的,喝着假酒,脸不红心不跳,滋滋地品着就像酒杯里盛的是五粮液,还挺美!
  
  骑摩托回家,不可能!
  
  将盆里最后一块鸡翅膀吃了,牛小田提出今晚不走了,给安排个地方睡觉。
  
  老太太爽快答应,就去里屋,还让杨寡妇从箱子里翻一床新被子,另外,多在灶坑里添几块干劈柴。
  
  牛小田出去上了个茅房,看见趴在门口的黑子,守着泡着鸡汤的玉米饼,居然一口都没动。
  
  好样的!
  
  是个懂规矩的狗,不吃别人随便给的东西。
  
  本想出去给它买点吃的,但牛小田酒劲上来了,脚下像是踩着弹簧,只能作罢。必须抓紧回屋睡觉,反正黑子一晚上又饿不死!
  
  半夜时分,睡得香甜的牛小田,被一阵如泣如诉的声音吵醒。
  
  迷迷糊糊抓过手机,打开手电筒,等看清周围的情况,牛小田惊得差点从炕上跳起来。
  
  不会吧!
  
  身边睡着的,正是杨寡妇,嘴里还吹着气,发出了刚才的奇怪呼噜声。
  
  可能是看牛小田岁数小,也可能因为杨寡妇是孕妇,反正,两人居然就睡在了一铺火坑上。
  
  这件事要是传出来,老子的名声就全毁了!
  
  牛小田想要离开,可这三更半夜的,又能去哪里?
  
  纠结了好半天,牛小田决定继续睡觉,就当不知道这件事儿,即便有人知道了,也绝不承认。
  
  即将再次进入梦乡之时,杨寡妇翻了个身,一条粗壮的大腿挪过来,压在牛小田的腰上。
  
  卧槽!
  
  好沉啊,简直就是一截木头,呼吸瞬间变得费力起来。
  
  怎么办?
  
  活人不能被腿压死,牛小田只好将那条大腿费力搬开,整个人缓缓挪到了炕边。
  
  杨寡妇醒了,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朝着牛小田这边看了一眼,挪着下炕去了。
  
  嘿嘿,不会是担心身边小男人行为不轨,另外找屋子睡觉去了吧?
  
  那样最好!
  
  牛小田的美好想法落空了,就在屋角的木桌边,放着一个尿桶!
  
  拉过被子蒙住头,牛小田感到很不幸,等到早上醒来,依然觉得屋内有股子怪味,令人作呕!
  
  但杨寡妇已经不见了,在大屋内,见到了她,就像没事儿人一样,牛小田也装作没事儿。
  
  事实上,也没事儿。
  
  吃着小咸菜,喝了一碗稀粥,外加一个带着焦黄疙瘩的大馒头。
  
  牛小田擦干嘴巴,提出告辞,一家人自然是盛情挽留,然后再推辞婉拒,反复两回,牛小田走出了屋门。
  
  无意间瞥见围墙边有个洞,好像还有一堆鸡毛和血渍。
  
  黑子的嘴巴上,居然也粘着一根鸡毛,看起来精神抖擞,小肚皮圆鼓鼓的。
  
  黑子昨晚饿了,出去偷鸡了!
  
  以它的本事,随便进到哪个农户家里,看家狗完全是摆设。钻进鸡窝里,哪只鸡也不敢吭一声。
  
  牛小田心头一惊,急忙将黑子塞进双肩包里,骑上摩托火速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