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道狱尊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攻打羲和斋?

第二百三十九章 攻打羲和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宝阁等级制度同样严明,最大的是天宝阁阁主,也就是水天益,次之的是副阁主,也就是王春翔那个超级大纨绔的老爹,王飞德!量定昵养格逗昵番代匹昵养匹价摇许余下自然是一众长老,客卿,长老乃是天宝阁自家培养的高手,而客卿就是慕名而来加入天宝阁的高手,相比于长老,客卿在天宝阁中却是更有吸引力,长老都是两家亲自培养的,忠诚度自是很高,挖不走!可是客卿不同,他加入天宝阁时,无组织无门派,所以每当一有客卿加入,就犹如肥**,引得天宝阁两派人士的争抢,都想着增加自家派系的实力。量定心功格价昵减代格昵养匹心心减“阁主通知议会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我们也等了一个小时了,可副阁主还没来,分明就是不把阁主的话放在眼里啊!”听到水天益的问话,主座右手边第一个位置,一个白须老者端坐不动,可嘴中吐出的话却是意有所指。“没错,不说我们,单单是阁主都等了一个多小时,副阁主究竟是什么意思?”定匹摇里代昵价更定匹摇里代昵价更“不好意思。让各位稍等了!”看样貌,王飞德介于老年与中年之间的年龄,模样普通毫不出众,要不是他浑身流荡一股超强气势,估计没有人会将其放在心上。匹量昵里定昵摇寓老者话音刚落,右手边一排长老,客卿纷纷出言,全都意有所指,似乎是故意说出的。“放屁!”主座左手边第二个位置上的一个老者,破开骂道。代量摇母代昵逗许匹格摇功代逗心更老者同样白须白面,不过不同于右边的那个,这个老者长相样貌都十分之凶悍,身上流荡着浓郁的煞气,一看就不是善茬。“副阁主没来肯定是有要事,难道你们不知道翔少爷身受重伤需要救治吗?”代代逗功代价逗番格匹摇里量心昵寓“你们这么找茬,催促,是不是没安好心,想让翔少爷死啊...”格匹摇里量心昵寓余下自然是一众长老,客卿,长老乃是天宝阁自家培养的高手,而客卿就是慕名而来加入天宝阁的高手,相比于长老,客卿在天宝阁中却是更有吸引力,长老都是两家亲自培养的,忠诚度自是很高,挖不走!骂战开始,左边一排跟右边相比同样不逞多让。匹代价养代价价许定定心国匹逗摇许“哈哈哈...我们找茬,没搞错吧,明明是王春翔不知死活,冒犯羲和斋,还带人马打了上去,这般挑衅,羲和斋还放王春翔一马,也算他们仁厚了。”右边一个长老眉头一挑,阴阴一笑,却是顺着杆子将话题转移到王春翔的身上。“众位长老你们说是不是?”代定逗母量心逗寓代代价里格昵心减“对,没错,王春翔能捡回一条命来,也算羲和斋仁厚了,你们竟然还不知足,叫嚷着要报复羲和斋,呸,你们有什么资格报复羲和斋啊,占理吗?”“呸,要是有人敢冒犯我天宝阁,哼哼,老子不把它碎尸万段,老子就改姓!”量格摇里定昵心番量格摇里定昵心番右边众长老也是安静下来,不过跟左边的低沉一比,右边众长老全部挂着笑意,显得很是开心!定代昵功代价昵外右边众长老气势高昂,直盯左边一众,尽是嘲讽责问。“你...你们...”左边这一众全都气红了脸,手颤抖的指着,可就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看着眼前得意洋洋的对手,很是不甘,愤怒。代代价里格价昵寓匹量逗母格摇价减哎,完全没有办法反驳啊,没错,其实他们也知道,千错万错都是王春翔,羲和斋再怎么说也是大型势力吧,大型势力最注重的就是脸面和身份,而王春翔那般放肆无理,完全不给面子的打上门去,这让羲和斋的脸面往哪放啊?可他们就算知道不占理,也没有办法啊,今天这次天宝阁大会虽说是水天益召集的,但是幕后的推动者却是副阁主王飞德,他看着儿子被羲和斋打成重伤,差点身死,他很是愤怒,于是请求召集高层,商议攻打羲和斋!代格昵母定价心减匹代逗功量价逗更“全都给本阁主安静!”水天益眼中精光一释,宛如实质的扫所议事大厅,先是扫视左边,一瞪!匹代逗功量价逗更老者同样白须白面,不过不同于右边的那个,这个老者长相样貌都十分之凶悍,身上流荡着浓郁的煞气,一看就不是善茬。“咕隆!”左边众长老纷纷的闭上嘴巴,脸色低沉,面对水天益的目光,只是一味的躲闪,都不敢正眼对视。量格逗母匹昵心外量格逗功代昵摇番见左边安静下来,水天益这才收回目光,一摆头,看向右边,不同于扫视左边的冷锐,扫视右边时,水天益虽然表情冷淡,可是眼中目光却是带着一抹笑意,恩,还有一缕嘉奖之意,仿佛在说,不错,干的好!右边众长老也是安静下来,不过跟左边的低沉一比,右边众长老全部挂着笑意,显得很是开心!定格昵里格逗昵许定量逗功代心逗许相信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大厅内,双方毫不客气的口角大战,已经分出了他们所属的派系,右边全力冲击王家的自然是属于水天益,水家一派的人马,而左边的就是王家的人马。“踏踏踏...”厅外一个人头晃动,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响。定匹昵国匹价心寓定匹昵国匹价心寓“阁主通知议会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我们也等了一个小时了,可副阁主还没来,分明就是不把阁主的话放在眼里啊!”听到水天益的问话,主座右手边第一个位置,一个白须老者端坐不动,可嘴中吐出的话却是意有所指。匹格价母定价昵番听到脚步声,右边乃至主座上的水天益脸色都不好看,而左边各个一扫低沉,挂着兴奋的面容,等了这么久,王飞德终于来了。“不好意思。让各位稍等了!”看样貌,王飞德介于老年与中年之间的年龄,模样普通毫不出众,要不是他浑身流荡一股超强气势,估计没有人会将其放在心上。匹定昵国量心昵寓量匹价养匹逗心减一进来,王飞德冷着脸,低声一句,然后毫无诚意的摆了摆手,便迅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过程中,别说对水天益这个阁主打招呼,就连看都没看一眼,完全没有将水天益当成一回事!“好了,既然副阁主都来了,那么大家就听听,他有什么话要说的?”水天益无所谓的一笑,让众人将注意力放在了王飞德身上。代匹逗功代昵摇许定匹价功代逗逗寓王飞德颇有意味的看了水天益一眼,针锋相对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这么给面子!定匹价功代逗逗寓“好,我等全部支持阁主...”“本阁主,只说一句!”听王飞德对自己的称呼,本阁主,还有一个副好不好,他居然直接将其省略了,可见他心底的野心毫无掩饰之意。定代摇功量价逗外量代价养定心价许“我们天宝阁对羲和斋宣战,不死不休!”王飞德杀意尽释,直接宣布他心中的想法,他本身就很是护短,特别是对他的独苗苗王春翔,一向将其惯到了骨子里,容不得他受到一点伤害,可今天那就不止是伤害了,差点都死了,这让王飞德如何不怒。至于羲和斋对王春翔动手的原因,王飞德可是不管,无论怎么,伤了他的儿子就是事实,他必须要报仇,占不占理,那是另一码事!匹匹摇功量价昵番定格价功匹价摇寓“好,我等全部支持阁主...”“战,与羲和斋不死不休...”量匹摇母定昵逗番量匹摇母定昵逗番骂战开始,左边一排跟右边相比同样不逞多让。匹量心功匹昵心番左边一众如同狂信徒一般,举起手来,呐喊着,支持王飞德。而右边当然是冷笑一片,理都没有理会,只是在看笑话一般,看着王飞德自导自演的一幕。代格摇养匹昵价寓匹量昵功格逗摇寓“阁主,你怎么想呢?”王飞德一压手,呐喊戛止,看向主座上淡然的水天益。所有人目光聚集,看向水天益,只需他的一句话,估计就能影响到王飞德报仇的决策!代量昵里量心逗外定代昵功格昵逗番“静!”水天益大手哒哒的拍着桌子,在寂静的大厅内显得无比悦耳,可是,他就是没有说话,而是作思考状!定代昵功格昵逗番“多谢爹!”芸涵这才浮起笑脸,美滋滋的接受任务。一分钟过去了,没动静,十分钟过去了,没动静,半小时过去了,还是没动静,一个小时过去了,水天益依旧自顾自暇的拍着桌子,当然,还是在思考!格代价功定摇昵许定定摇母格价逗寓“呜哇...”右边众长老懒散的瘫在椅凳上,有几个还打起了哈欠,一点都不关心水天益的决策。而左边各个面露不耐,对于水天益拖时间很是不爽,但又不敢发作!定匹心里定心心寓匹量价母定摇价外“混蛋,这家伙到底想干嘛?”王飞德脸色也是不诧,心底狠狠骂道。踏踏,厅内寂静,可厅外却是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代格心里代摇逗番代格心里代摇逗番“多谢爹!”芸涵这才浮起笑脸,美滋滋的接受任务。代定摇里量心昵许“爹,我听说李林来武州郡了,还在羲和斋是不是!”芸涵雀跃的跑了进来,没有管其他人的眼光,而是直直跑到水天益的身边,很是开心。听到这声清脆娇声,水天益毫无表情的大脸才露出了一抹笑容,抬起头来,溺爱的看着芸涵:“不错,据说那个李林来到尚武城了,而且就在羲和斋!”量格昵母代逗昵番量代昵里定昵价外确定了消息,芸涵的兴奋更是难以掩饰,笑着:“爹,我明天想去羲和斋找李林!”虽然算是恳求,但芸涵语气中体现了必须的去的意思,不管水天益答不答应,她都会去的。代代心母定逗摇番量代逗功定逗昵番“芸涵啊,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天宝阁要与羲和斋开战了吗?”王飞德挂着笑容,冲着芸涵说道:“明天我们天宝阁就要攻上羲和斋,为春翔报仇!”量代逗功定逗昵番听到脚步声,右边乃至主座上的水天益脸色都不好看,而左边各个一扫低沉,挂着兴奋的面容,等了这么久,王飞德终于来了。芸涵脸色一变,眼睛一眨巴,询问的看向水天益!代格摇里匹逗昵外格格价国代逗昵减“芸涵,既让你如此想去羲和斋,父亲就满足你这个愿望,明天,你就带上一份厚礼,给羲和斋赔礼道歉!”不料,水天益说出让厅内所有人大惊的话。赔礼道歉?不是要打上门去吗?“多谢爹!”芸涵这才浮起笑脸,美滋滋的接受任务。量代价功格价心更匹定心功代逗昵更水天益的话一出,王飞德却是坐不住了,一拍桌子,脸色阴沉,带着一丝质问之意:“水天益你什么意思?都要开战了,你让芸涵带厚礼去羲和斋是什么意思?”水天益理都没有理会他,只是缓缓站起身来:“各位长老散会,我们走吧...”水天益离开座位,拉着芸涵的小手,向着大门走去,而右边一排的长老们也全部面带笑意,紧跟而出。匹匹摇养格昵昵减匹匹摇养格昵昵减相信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大厅内,双方毫不客气的口角大战,已经分出了他们所属的派系,右边全力冲击王家的自然是属于水天益,水家一派的人马,而左边的就是王家的人马。量格逗养匹昵昵许“王飞德,打羲和斋的艰巨任务就交给你了哦,本阁主相信你,加油!”走到门后,水天益阴险一笑,转过身,作了一个打气的动作,这才满意的离开。“混蛋...水天益,你个王八蛋...”王飞德愤怒的大骂着。量定昵养量逗心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