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道狱尊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坑上一大笔

第二百四十四章 坑上一大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你...”黄浩哑口无言,只能怨恨的看着李林。格量昵里匹逗价更格匹逗里代价摇减“该死,那仆从究竟是怎么回事?居然敢不听我命令就私自动手?他真的是一心忠诚于我吗?”黄浩忍不住想到。黄浩的哑口无言,在张舟看来,完全就是在拖时间!定定心功格心价更代匹价母定摇价番“黄浩,本管事再给你一分钟时间,要是你再不给出一个交代来,你就不要想走出这个门了!”张舟抬起右手,其上浮起丝丝能量,虽然只是一丝丝,但观其气爆威力,毙杀黄浩却是够了。“呼!”惊诧,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张舟,他竟然是认真的,难道他不知道这黄浩是黄钟离的孙子吗?你们羲和斋再怎么强,也不可能挡得住一个武将期高手袭击吧?定匹摇里量逗心许定匹摇里量逗心许“还有三十秒!”张舟没有丝毫动容。量量心里格心昵减“咕噜!”黄浩冷汗直冒,艰难的咽下口水,颤抖的说道:“我可是黄家大少爷,黄家唯一继承人,你可要想清楚啊,一旦你杀了我,不止是你,还有你们羲和斋都会为我陪葬的...”“还有三十秒!”张舟没有丝毫动容。定定心养格价摇更格定价功量心逗外“我...我爹可是武将期强者,武州城数一数二的存在,挥挥手就能覆灭羲和斋,你...你现在给我道歉,也学我还会求我爹饶你,放你们羲和斋一马!”黄浩眼睛暴突,还是没有放弃。“还有十秒!”冷道一声,张舟的右手又有抬起的趋势。定代价功量摇昵外格量摇国格摇价减“不...不,你想清楚啊,我是黄家大少,黄家的独子,你不能杀我,你绝对不能杀我啊......”黄浩惊恐之意席卷心头,吓啪在地上,再无任何嚣张之色。格量摇国格摇价减“嗯好,既然谈不拢,那就送他上西天吧!”张舟眨巴了一下眼睛,为了配合李林,又变得狰狞,右手又抬了起来。“八,七,六...”啪啪,暴虐的气爆声在空气中炸响,每炸一声,都响彻黄浩的心头。定量心里匹心逗寓定匹摇功匹逗逗番“不,不要啊......”黄浩瘫在地上,双手抗拒的摆着手,万分害怕。“三,二...”喊道一时,黄浩只觉脑门变得冰冷,死亡的气息已经笼罩他全身。格量逗养匹逗心减定定逗母定逗逗外“不要啊...我不要死,我还有大好的时光,”黄浩想爬起来,双脚却不受他的控制,发颤,无力,滴答...滴答...不知从哪里传出了阵阵滴水的声音。“尿裤子了,黄浩竟然尿裤子了...”不知何处传了一声惊诧,场中所有人眼光全部移动,顿时,全都浮起一抹嘲笑。代量价国代昵摇番代量价国代昵摇番“嗯好,既然谈不拢,那就送他上西天吧!”张舟眨巴了一下眼睛,为了配合李林,又变得狰狞,右手又抬了起来。定定逗养量昵昵寓只见黄浩的两腿之间,那上好绸缎的裤子上,水渍沾满了他的裤子,滴答,洪水扩大,不止流动的滴到了地上,浓郁的骚味在周围飘荡,这时,所有人脸上挂着的不止是嘲笑还有嫌弃!“一!”说快变快,三二一转眼数完。量定价功匹摇逗更格定摇功代逗摇番“既然如此,你就给我去死吧,哈!”张舟狰狞一笑,高高举起右手,猛地向下压去。李林大眼一眨巴,惊诧,难以置信:“卧槽,这张舟玩真的?他不怕给羲和斋惹祸啊?”格格心母匹价摇外匹格昵里定摇逗外刘石玩味的笑容也是一变,变得严肃:“莫非我看走眼了?”匹格昵里定摇逗外“什么?”正主出现了,李林走到黄浩跟前,撒丫子一吼:“你他妈打发叫花子啊?这么少?”“哼哼,死了活该,竟敢对李林动手!”额,这个心声居然是两个人同时浮现的。格格价里格昵心更定格昵养格昵摇寓黄浩声泪俱下,浑身剧颤,双腿水流不止:“饶命啊,我愿意赔偿,愿意给李林赔偿!”“哼哼,早说不就好了!”张舟嘴角浮起一抹得胜的浅笑,转瞬消失,向下猛压的右手也是戛止,暴虐的真气也是收回了丹田。匹格昵养格摇价番代格摇国定摇价减“好吧,既然要赔偿,你就说说,赔偿多少吧?”张舟负手而立,静待黄浩回答。黄浩从死神手里走过一遭,大口喘着粗气,好半天,才缓缓平复那悲愤的心情:“十万,我愿意赔偿十万下品灵晶!”定匹摇母量摇价减定匹摇母量摇价减“你说什么?十万下品灵晶还少了?”这次轮到黄浩不满了,十万下品灵晶啊,可以买多少丹药,多少武技啊?可这小子居然还不满足,真以为他命很金贵啊?代格摇功代心昵番“什么?”正主出现了,李林走到黄浩跟前,撒丫子一吼:“你他妈打发叫花子啊?这么少?”现在黄浩浑身乏力,攻击力完全丧失,李林这才敢过来,要不然,一个武师期强者对付自己还是很容易的。定格心母量逗价外格格昵功代心摇减“你说什么?十万下品灵晶还少了?”这次轮到黄浩不满了,十万下品灵晶啊,可以买多少丹药,多少武技啊?可这小子居然还不满足,真以为他命很金贵啊?“算了,我也不要你的赔偿了...”李林摇头晃脑,有些低沉。代定昵功定逗逗番代格昵里代摇摇更“莫非这小子畏惧我的权势,畏惧我们黄家,这才害怕的不敢纠缠?”黄浩美滋滋的想到:“哼哼,你畏惧我,我可不畏惧你,等我脱身,用不了多久就是你的死期!”代格昵里代摇摇更“哼哼,死了活该,竟敢对李林动手!”额,这个心声居然是两个人同时浮现的。“还是让张老哥发落你吧!”说着李林就要转过身,离去。代格心母匹逗心番定代价功代昵价更黄浩宛如被浇了一盆冷水,畅想的火焰被扑灭的一干二净,脸色一硬,张嘴叫道:“好,好,我再加价,恩,我给你十五万下品灵晶作为赔偿!”“嘿,你别走啊...”李林没有任何止步的意思。量格逗养格摇逗减匹格逗养定昵逗许“好,二十万下品灵晶,这是我最大的底线了。”黄浩闪过万分的不舍,纠结叫道。这是他人生当中第一次给别人钱,还是二十万灵晶的巨款,而且是求着别人收下,可对方好像不当回事,更重要的是,要给的这个人还是自己乃至整个家族的大仇人,憋屈,愤怒,种种负面情绪笼络黄浩心头,这时候他要是修炼,铁定会走火入魔!匹代摇功格逗心更匹代摇功格逗心更这是他人生当中第一次给别人钱,还是二十万灵晶的巨款,而且是求着别人收下,可对方好像不当回事,更重要的是,要给的这个人还是自己乃至整个家族的大仇人,憋屈,愤怒,种种负面情绪笼络黄浩心头,这时候他要是修炼,铁定会走火入魔!量代摇功量摇昵外“张老哥,这家伙交给你了,太他妈抠门了,本少难道只值二十万灵晶吗?”李林很是生气,他感觉自己太廉价了。“嗯好,既然谈不拢,那就送他上西天吧!”张舟眨巴了一下眼睛,为了配合李林,又变得狰狞,右手又抬了起来。格量昵养量心逗寓匹代摇功定价摇减“不,不要,你开个价,我什么都答应你!”黄浩无奈,为了保命,他只能憋屈了。李林的俊脸才微微一笑:“早说嘛!”代匹心母代摇价更格匹价国量昵心外“张老哥,这价格还有的谈,还是让小弟来吧!”格匹价国量昵心外黄浩宛如被浇了一盆冷水,畅想的火焰被扑灭的一干二净,脸色一硬,张嘴叫道:“好,好,我再加价,恩,我给你十五万下品灵晶作为赔偿!”李林走到黄浩身前,上下打量了一番,阴阴说道:“看你这个样子,也没有带多少灵晶?那我就大发慈悲,随便拿一样东西吧!”定定昵母量价价寓定格逗养量心昵寓黄浩有史以来,第一次觉得李林的声音这么好听,没错,我根本没带什么灵晶,黄浩小鸡啄米般,狂点头!“那么既然如此,我就随便了哦!”李林嘴角邪笑,眼光上下在黄浩身上瞟动,最后锁定:“看你身上穿的这么好,衣服肯定很贵,不能拿,恩,裤子有股尿骚味,嫌弃,鞋子也沾上了骚味......”匹匹心国格心价更代匹价功代摇昵番黄浩强忍着怒火,只得努力赔笑着,心底暗骂,李林,等我脱身,不将你碎尸万段,我就不信黄!“咦?总算找到一个差一点的东西了,这个破布袋子最不值钱,那我就拿走了啊!”李林随口一说。量量摇里定心价寓量量摇里定心价寓“现在,你可以滚蛋了!”代代昵里定价昵许“啥?破布袋子?”黄浩不明白,顺着李林的眼光一看,那不正是自己的储物袋吗:“不...这个不行!”“嘿嘿,那可由不得你!”李林邪意一笑,发挥他的特长,速度,大手一探,一钩,一个灰色的布袋子就落入手中,得手后,为了让黄浩开心一下,李林还不忘记调戏一句:“黄浩是吧,这次本大爷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你一命,至于这个破布袋子,本大爷就收下了......”代匹价母代摇昵减量匹摇养量逗逗寓“现在,你可以滚蛋了!”黄浩双眼冒火,那强烈的杀意,恨意,不甘,都被他压制在了心底,他不敢显露出来,难得脱身,万一又引起什么状况,那就不得了了!量定逗母匹价逗更量格逗母代心昵减“妈的,储物袋里可有着我全部积蓄,五十万灵晶啊!白白便宜这小子了!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当然,我不是君子...李林,今后的日子里,你就洗干净脖子等着我来宰吧!”黄浩轻哼一声,看向边上不敢乱动的仆从,更是怒气飙升,今天所受的屈辱都是被这该死的仆从害的,等回去后,一个不留!量格逗母代心昵减“呼!”惊诧,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张舟,他竟然是认真的,难道他不知道这黄浩是黄钟离的孙子吗?你们羲和斋再怎么强,也不可能挡得住一个武将期高手袭击吧?“还不快点扶我走!”几个仆从急忙过来,一左一右的扶起黄浩,滴答滴答,带着一路的滴水之声,黄浩一步步的走出了羲和斋,远离了这个他再也不想来第二次的地方。代定摇养匹昵逗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