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上校来袭,暖妻戒备 > 她都记着

她都记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锦渝心里不是一般的生气,她现在可以确定这男人就是凌墨池没错,可是竟然这般对她?

    掐住她的脖子,不让她呼吸,他是想要她的命吗?

    一时之间,她的情绪也上来,倔强的眼眸死死的瞪着凌墨池。

    正想开口喊,“动手啊,有本事你就动手……”这时,房间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快速跑了过来。

    嘴里还喊着一句话,“少主,不可以!”

    听到他的话,凌墨池只是迟疑了一秒,手就放下,俊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锦渝大口的喘息着,心里暗自咒骂,凌墨池,我都记住了,今天我受的苦要让你加倍偿还!可恶,太可恶了!

    “少主,他们都在等你开会,时间差不多了。”进来的人再次开口,见凌墨池放开了锦渝,暗暗松了一口气。

    锦渝这时才看清楚救他的人,正是她在爆炸晕倒前看到的那个中年男人,心里微微吃了一惊。

    很快,凌墨池和中年男人离开这里,她有些颓然的坐在床边儿上,心里不住的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砰砰……”几下,敲门声忽然响起,锦渝抬起头,看向门口,就见凌瀚池拍着手走了进来。

    “刚才那幕好戏看着真不错,对了,我好像忘记告诉你了,他失忆了,恰好忘记了你们的那一段。”凌瀚池说着,唇角上扬,颇有些讽刺的味道。

    失忆?听到这两个字,锦渝吃惊的抬起了头,一秒后,收起了惊讶的表情,眉头微微一皱,怪不得他像是变了一个人。

    可是也太可恶了,竟然就将她给忘记了?凌墨池,她在心里又为他记了一笔。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过了片刻,她冷静下来,开口问道。

    “这里嘛……是他的地盘……”凌瀚池说着,笑了下,继续道:“也可称作是他的老窝,我们家族的地界,一般人是进不来的,也就是说进的来出不去。”

    锦渝不知道他话里的真假,叹了口气,继续问,“我能这里这里具体在哪里吗?”十几个小时过去,想必家里的人都快担心死了。

    凌瀚池缓缓的笑了笑,轻轻吐出两个字,“西欧某个岛屿。”

    这么远?锦渝很是头疼的看了他一眼,“你掳我来的目的是什么?”

    凌瀚池吸了吸鼻子,半天道:“我内疚啊,我的好哥哥为了救我,将我扑倒在爆炸现场,可是他却失忆了,我想了又想,他这三十年就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唯一的一件事情就是你,所以啊我好人做到底,将你带过来送给他。”

    锦渝张了张嘴,觉得他太过荒唐了,正要说却被他打断。

    “不要有负担,他虽然失忆了,可是对你的感觉还在,不是有一句老话吗?就算记忆不在,爱情还在,我相信你们可以重修旧好的。”

    “他刚才想杀我,你没有看到吗?”锦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不!他不会杀你,他只是动了一点点的杀机,要是换做别的女人在第一秒的时候他就会出手,何况他还和你说了那么多的话。”

    见她还是不怎么赞同,凌瀚池继续道:“我说过了,在西城的好哥哥因为你的原因有些不正常,现在失忆后的他才是真正的他,冷血残酷,不过不要怕,我相信你的!”

    那个坏蛋刚刚明明就是要杀她,锦渝觉得不能相信他的鬼话,再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好了,说了这么多,我口渴了,先闪了。”凌瀚池说着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你……”锦渝气呼呼的跺了跺脚,而后,穿好了鞋子,看门口也没有阻挡她的人,便走了出去,她想找一部电话,起码可以给家里报个平安什么的。

    西欧的寒冷天气比西城更甚,而且天色黑的也快,凌墨池主持完集团手下的所有会议,放下手中的笔,脑子里忽然想到刚才那个女人倔强的眼神。

    临出会议室的时候,他叫住了庄,“刚才为什么要阻止我?”

    庄停下脚步,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我怕你以后后悔!”他不知道那个向来不按照正常程序出牌的凌瀚池到底是什么意思?明知道他失忆了,却偏偏将人给弄了过来,也不知道是故意捣乱,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

    后悔?乍一听到这个字眼,凌墨池有些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见他不解,庄又解释了一句,“你问问自己的内心,刚才是真的想杀她吗?”说完,他的人就离开了这里,顺道还将门给关上。

    凌墨池的眉头皱的更深,一只手抚上胸口的位置,却发现这里竟然比刚才跳动的快了些,仿佛不受控制的,好像只有想到那个女人时才会这里,而且他想了庄的话,他好像真的不想杀她,起码在她叫自己名字的那一刻,他生气,却不想杀她,手下留情是有的。

    又想了片刻,他合住所有的资料,走出了会议室,天色已晚,充满中世纪欧洲风格的长廊间,人已经很少。

    不知不觉的,他移动脚步,走到大花园的入口处,在听到一阵细微的声音后,下意识的顿住了脚步。

    “太奢侈了!这里还真是拥有很多稀有的植物啊!”锦渝一边感叹,一边儿细心的观察各种类型的植物。

    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她还挺喜欢这些东西的,不仅看着舒心,而且还能让人凝神静气。

    刚才她原本是想找电话的,可是这里的佣人一个个都说没有少主的吩咐,不敢擅自给她用电话。

    夜幕垂下,花园四周的灯光亮起,花园中间蹲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儿,看得正专注,仿佛没有注意到身后走过来的男人。

    女人的小脸几乎快要贴上面前一株罕见的绿色植物品种,白皙的容颜映衬在不是很明亮的绿色面前,越发的衬得人漂亮宁静,她轻轻的在笑着,宛如这暗夜中盛开的花朵儿。

    凌瀚漠看得呆了一呆,这张笑脸太过甜美,脑子里不知为何忽然闪现了一张笑脸,速度太快,他来不及抓住。

    下一秒,他有些不悦的开口,“你在这里做什么?谁允许你走动的?”

    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锦渝被吓得一屁股跌坐地上,转过头,正对上一双冷漠的眼眸。

    一个瞬间,她的心口一窒,仿佛不能呼吸一般,虽然知道他失忆,可是她还是感觉难过,非常的难过,尤其是这么陌生的看着她的男人。

    “问你话呢?哑巴了?”凌墨池不悦的开口。

    锦渝气不打一处来,倏地从地上起来,道:“你也没说过不许我走动。”凭什么都听他的,暴君!太可恶了!

    “狡辩,回去!”凌墨池看着她倔强的容颜,尤其是气焰迸发时的璀璨夺目,心里忽然不舒服,甚至不想让别人看到她这个样子,立刻下了命令。

    “我不是你的奴隶,为什么听你的话?”锦渝站在原地不动。

    凌墨池这次破天慌的笑了笑,可是却是冷笑,“在这里,你就是我的奴隶!”

    “你……”锦渝愤愤的瞪了他一眼,两个人对立在当场,站了好一会儿。

    半响后,锦渝叹了口气,开口道:“就算是这样,我也有自由,让我给家里打个电话,不然我的家人会担心我的。”她说着,充满恳求的看着他。

    这样的目光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大脑不受控制的就要答应,这时,却发现自己不知道在做什么,而后冷冷的笑了下,“如果你能讨得我的欢心,也未尝不可?”

    欢心?讨他欢心?锦渝正在郁闷,这时,凌墨池手势一变,不知道从那里出来几个女佣,架着锦渝向屋内走去。

    锦渝反抗不过,只能任由她们动作。

    既然他那个不成器的弟弟,还有庄都为这个女人求情,他倒要看看她有多大的本事!

    夜色浓郁,像是被泼墨一般,豪华尊贵的房间,凌墨池身着一件黑色的真丝睡袍,邪魅而慵懒的靠坐在床上,他手里摇晃着一杯红色的液体,动作间冷酷与风流尽显,说不出的诱惑。

    锦渝被几个女佣狠狠搓洗一番,又换上了一件黑色镂空的吊带睡衣后,被强行塞进了这间房间,一进门就看到这样一幕画面。

    活色生香!她脑子里就想到了这个词语,可是下一秒,就感觉哪里不对劲儿,她拔腿就跑,试图向门口跑过,却发现房间门根本就打不开。

    一扭头,就看到凌墨池如古代的帝王一般,满身煞气的站在她身后。

    “你以为逃得了吗?”他开口,语气除了冰冷还有更多的生气。

    是的,他在生气,能跟他上床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这女人不但不领情,还想逃跑,简直太不上道。

    可是就在刚刚,他不知道为何就对这个女人起了兴趣,难道是他口味儿变了?

    “你想做什么?”锦渝退后了一步,拉紧睡衣的下摆,警惕的问着。

    好吧,她喜欢他,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他怎么能这么对她呢?之前的相处中,他虽然忍得很辛苦,却没有对她做过这样的事情?

    可是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身上只穿着一件等于没穿的睡衣是何等的诱惑,再加上她白皙娇嫩的肌肤,以及可怜兮兮的眼眸,这一切都能要一个正常男人的命。

    凌墨池一步一步靠近,觉得眼前的女人已经将他的**深深的勾了起来,“啪”的一声儿,他将酒杯狠狠的摔在地板上,长臂一伸,她的人就已经被他扣到了怀中。

    下一秒,他的薄唇就落了下来,紧紧的压在她的唇瓣上,可是尝到的第一口,他诧异了,这般甜美的滋味他好像在哪里品尝过,异样的甘甜。

    就在他怔愣的同时,锦渝“啪”的一下,甩了他一巴掌,气呼呼的瞪着他道:“凌墨池,放开我,你不能这样对我?”

    他没想过这女人会甩他巴掌,眼眸中的暴戾一闪而逝,他伸出了手,又想掐住她纤细的脖子,可是在挨到她的脖子时,忽然住了手。

    他犹豫了,甚至心疼了,只觉得自己下不去手!

    “凌墨池,你混蛋!你就是个坏人!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锦渝呜呜的哭了起来,大颗大颗的泪水落下。

    “闭嘴,不准哭!”凌墨池大掌一带,将她带坐至不远处的大床上,对于女人的眼泪,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微微有些郁闷。

    可是这女人已经将他的火全都挑了起来,心里的念头也更加的剧烈。

    锦渝听到他的低吼声儿,哭得更加凶猛,小手甚至拍打在他的胸口。

    “他们说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该这么对你吗?”凌墨池用少有的耐心,莫名说了一句,而后看了她一眼,继续道:“你这女人真不知好歹,要是换做别的女人高兴还来不及呢?”

    似乎听到什么重点儿,锦渝忽然停止了哭泣,猛地瞪大了湿漉漉的眼睛,怒道:“别的女人?凌墨池,你到底有多少女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