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上校来袭,暖妻戒备 > 大结局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个月后,锦泽和明岚的婚礼如常在京城举行,封老爷子如今还健在,因此特别要求他们在京城办婚礼,因为不止封家在,贺家也在。

    封兆雍和罗微然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全家人集体去了京城。

    这一天的京城已经是数九寒冬,除却屋内,哪里都是一片冷肃严寒,原本婚礼是想在来年春天举行,可是锦泽有些等不了了,极力说服两家大人,现在就要娶明岚。

    此刻,外面虽然严寒,可是婚礼举行的范围内却是一片的喜乐融融,地点选在京城姜盛炎旗下的酒店中。

    赶在中午十二点前,锦泽在一帮发小兄弟的簇拥中,经过明岚姐妹团的冲冲包围,按照中国的老传统顺利接到了新娘。

    想着明岚已经有了两三个月的身孕,他一路上都将她给抱在怀中,也不顾旁人的目光,倒是明岚有些不好意思,始终低着头。

    接到人后,很快进泽被一众人给拉了过去,而明岚则是坐在新娘休息室中,等着不久后的仪式,尽管彼此早就心心相印,可是她心里还是忍不住激动,“砰砰”的跳个不停。

    锦渝作为她的好姐妹一直陪在身边,心里虽然高兴,可是此情此景却还是让她有些触景伤情。

    自从西欧回来后,她再也没有他的消息,问了两个哥哥,可是会都不肯告诉她,甚至让她忘记他,那个男人太过复杂,他们不想让唯一的小妹进入那样的家门。

    这时,明岚将头纱揭起,注意到她的神情,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笑道:“渝儿,是不是想那个人了?”这个家里,她只给她说过和那个男人的关系。

    “我能想吗?”锦渝反握住他的手,叹了口气道:“爸爸和哥哥们是不会同意的。”

    这段时间,越磊恢复了记忆,虽然证明事情和凌墨池无关,可是就凭自己之前的遭遇,爸爸直接发话要将那个人给活捉了。

    “渝儿,你傻了,这件事情还是得看你自己。”明岚笑道。

    “我……”锦渝正想开口,这时,一阵反胃的感觉从她的胃里面急涌而出,她忍不住,直接向洗手间跑过去。

    明岚看着她的反应,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她可是过来人,怎么会不明白,这分明是怀孕的感觉!

    不会吧,这……想起前几天从锦泽那里探口风,结果却得到极其强硬的态度,那人叫嚣着不会让自家妹子给那个男人!

    而安安从锦源那里得到的是同样的答案,而他们的爸爸那里更加不用说了,大家似乎对那个神秘的男人非常的排斥!

    可怜的渝儿,她想想都害怕,这作为家里的老小还真不容易!被人疼爱是一部分,可是这度有些过了。

    “怎么样?好点儿了吗?”待锦渝出来,明岚拖着婚纱的长摆关切的上前询问。

    “恩,可能是前两天吃坏了肚子。”锦渝笑道。

    明岚愣了愣,半天道:“渝儿,你有木有想过是怀孕?”这丫头还不知道,她试探的问了一句。

    这一问,锦渝就傻了,小脸变得白白的,半天道:“完了,说不了还真是。”

    “婚礼后,去检查一下就好。”明岚安慰道,看了她一眼,继续道:“两个多月前我发现的时候也挺害怕的,可是你看现在也不没事儿吗?别担心。”

    锦渝点了点头,可是心里却有些惶恐,如果被爸爸妈妈知道了,那个人估计又讨不了好。可是又一想,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自己还在想这些有的没的,真是郁闷!

    就在这时,婚礼的音乐响起,该新郎新娘进场了,锦渝忙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提醒道:“先不说了,快准备好。”

    明岚父母早早的不在,牵着她进场的是她的爷爷,在将宝贝儿孙女的手放在锦泽手中的时候,神情异常的郑重,像是完成人生最大的一件事情那般的郑重。

    而锦泽也没有让他失望,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后,低低的却异常认真的说了两个字,“安心。”

    明岚在这一刻落下了几滴眼泪,心中百感交集,握住爷爷的手不想放开。

    另外一边站着的封兆雍罗微然双双相视一笑,心中皆是一片的欣慰,情不自禁的他的手将她的握得紧紧的。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在两个人宣誓完毕的那一刻,所有人都为他们祝福。

    自然这场婚礼,久未回京的赵墨含和甯甯也出席了,还有他们的宝贝儿女儿绾绾,已经过了六年,两个人的目光还是追随在彼此身上,甚至比以往更加的如胶似漆。

    “老公,我去去就来。”甯甯注意到小妹锦渝黯然的情绪,有些不放心的开口。

    赵墨含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占有似的圈住她的腰,不满道:“干嘛?”

    “别闹,我去找我妹妹说说话。”甯甯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费劲儿将他的手扳了下来。

    “限你半个时辰,逾期惩罚加重。”赵墨含笑道,眉宇间留露几分痞气。

    “你……”甯甯心里清楚他的惩罚是什么,凤眼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可是脸却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呀,妈妈脸红了,姨奶奶快看。”宝贝儿绾绾不想被爸爸妈妈忽视,奶声奶气的开口,试图吸引大人的注意,而且小小的身子还拼命往他们中间挤去。

    “绾绾,小孩子不能说谎,妈妈那里脸红了?”甯甯捏了捏女儿的脸颊。

    “哼,每次和爸爸说话,脸都红红……”绾绾不吃她那一套,老神气的爆出自家的内幕。

    罗微然实在忍不住将她给抱了过去,心里大概也明白怎么回事儿?没好气的瞪了两个人一眼,说了一句,“你们可不能忽视我的宝贝儿。”说完,带着孩子走人。

    这话一出,两个人脸上都有些不自在。

    甯甯气呼呼的瞪了老公一眼,道:“你去找你的兄弟喝酒吧,我今天要和妹妹们在一起。”说完,直接走人。

    留下赵墨含一人,干瞪着眼睛,很快,就被人拉过去喝酒去了。

    “姐,你怎么过来了?”锦渝一个人躲在比较偏僻的位置,提不起什么兴致,明岚猜想她可能怀孕了,就不让她陪酒,因此也无事可做。

    “看到你这样,我能不过来吗?”甯甯到底比他们大一些,小时候喜欢照顾他们,现在也一样。

    她摸着锦渝的头,叹了口气,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她听着小姨说了一些,可是就是不知道进渝咋想的。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我妈说的那些呗。”

    “可是你告诉我,现在能放开那个人吗?听是他的背景挺复杂的。”甯甯开口。

    “也许吧。”锦渝黯然道,现在问题是那个人没有消息,而且家人不同意,这是两座大山,她还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渝儿,你现在必须要有个态度,如果真的不想放手,明确的告诉他们,我想姨夫还是挺讲道理的人。”甯甯建议道。

    讲道理?锦渝沉默了片刻,是的,她老爹英明神武的,可是在她的事情上,比石头还顽固,就算老妈说也不一定成功。

    “姐,你别替我担心了,绾绾呢,怎么不见人?”她不想再说,找了个话题。

    “早被小姨抱走了,姐今天专门负责照顾你。”甯甯调皮的开口。

    两个人笑作一团后,向后面的休息室走去。

    可是没有人注意,繁乱的婚礼现场,隔着诺大的玻璃门之外,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正伫立在此,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是目光一直追逐着里面的一个人。

    热闹的场面一直闹的快要晚上,年轻一辈的人才被送走,还有一些关系亲近的发小赖着还是不走,非要找锦泽喝酒,他没有办法,先让家里的女人们照顾老婆,而后走了出去。

    一直到很晚,一群女眷在酒店内等着男人们,可是一直等不到,直到看到那群发小都散了,也不见主要的几个人回来,众人都有些焦急。

    尤其是锦渝,当她听说爸爸带着哥哥和姐夫出了酒店,心里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可是又不知道从何想起,刚才无意中她在门口好像看到那个人的影子,可是却是一闪即逝。

    她不确定,可是却预料到什么。

    明岚最先看出她的紧张,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放心,爸爸也许只是去训话了。”

    安安也抓了她的手一下,道:“别担心,你大哥有分寸的。”那次回来后,锦源给她说了事情的经过,她凭着女人的直觉感觉到那个男人可能是真爱他们家的丫头。

    甯甯却有些疑惑道:“我还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将我家小妹的魂儿都勾走了,我想啊,他们几个男人一定会做些什么……”

    “姐,你……”锦渝郁闷的看了她一眼,还想说些什么这时,罗微然带着两个宝贝儿孙女进来,招呼了一声儿,“你爸他们回来了,都散了吧。”

    随即,特意看了明岚一眼,道:“岚岚,孩子不到三个月,记住妈给你说的话啊。”

    明岚收到众人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弄了个大红脸儿。

    而后,除了新婚夫妇,其余都各回各家去了,锦渝也跟着爸妈回了京城的老家。

    车上,她观察自家老爸的脸色,发现没有什么异常,才略微松了口气,可是垂下头的时候,却没有发现封兆雍微微皱起的眉头,带着一丝不悦,带着一丝宠溺。

    锦源说的对,他家的小丫头总是会长大的!

    夜色沉沉,锦渝从爸妈的房间出来后,在客厅碰到封老爷子,便偎到他的旁边坐下。

    老爷子的头发已经完全发白,就连眉毛也是染些许白色,但是他的身体还是很不错,高兴的时候能喝上好些酒水。

    就如今天,他原本是要拉着贺家的老头子还有几个相熟的同伴喝上一些,却被儿子和媳妇给阻止了。

    现在趁着他们回房间,就在客厅偷偷的喝,碰到了锦渝,一点儿尴尬的模样都没有,反而偷偷的笑了笑。

    锦渝叹了口气,夺过他手中的酒瓶子,“爷爷,你又不乖!”

    老爷子看到是自家最宝贵的孙女,笑得眉眼弯弯,听话的放下了酒瓶,道:“丫头,我们家的老小,怎么样?哥哥姐姐全都结婚了,就剩下你了,怎么样,要不要爷爷给你挑几个小伙子?”

    “爷爷,你这是恨不得我早点儿嫁出去是不是?”锦渝不满的嘟囔,而后继续道:“我陪爷爷一辈子好不好?”

    老爷子哈哈大笑了一通,“好,可是丫头,你有心事儿,瞧着漂亮的小脸儿都快皱成包子了?”

    包子?锦渝颇有些无语,这个比喻还真是……

    “爷爷,你眼睛花了,我哪有心事儿?”锦渝反驳了一句。

    “我眼睛哪里花了?”老爷子不服气的吹了下嘴,趁着她不注意,悄悄的移动酒瓶子。

    眼看就要得逞,“啪”的一下,就被锦渝给捉到,她将酒瓶放在自己身后,笑道:“爷爷,时间不早了,睡吧。”

    老爷子哼了哼,可是又不能对她发火,只能气呼呼的被她送进了房间。

    一老一小消失后,封兆雍和罗微然才将房间门给合住,罗微然叹了口气,问道:“你看出来了吧,渝儿怕是真的对那个小子动情了。”

    “哼,休想,老子这关过不了。”封兆雍冷哼了声儿,不满的瞪着眼睛。

    “你呀,管这么多,只要他对我们女儿好,不就成了。”罗微然反瞪了他一眼。

    “先别说了,今天你也累了,先休息吧。”封兆雍怕自己发火,只好找了个借口,将她给拉进了里面的屋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