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上校来袭,暖妻戒备 > 大结局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罗微然知道这只是需要时间,也没再说什么,而是随口问了一句,“傅元霆唐天麟他们送走了吧,今天你可高兴了吧,好好的显摆了一场,真不知道你们几个兄弟打的什么赌?”

    “那当然!”封兆雍笑得不知道多开心。

    若干年前他和那群发小打了一个小赌,锦泽完婚后,他就大获全胜,让那两个老小子气得牙痒痒的,谁让他们的孩子比自家的更不省心呢?

    “你这家伙!”罗微然不客气的掐了他的腰一下。

    “我多好啊,老婆,你知足吧。”封兆雍说完,不客气的将她给拦腰抱了起来,凑着脸就想吻过去。

    却被她捂住了嘴,又气又急道:“封兆雍,你都有孙女了。”几十年来的臭毛病都改不了。

    “那又如何?”他挑衅道,深深的看着她的眼睛道:“都二十多年了,你这害羞的毛病越来越厉害了,不然我给治治……”说着就贴了过去。

    罗微然无奈的叹息一口,两个人很快笑作一团。

    锦渝安置好爷爷,回到二楼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叹了口气,缓缓的向床的方向走去。

    身体身累,心也很累,手不自觉的抚上肚子,想到明岚的话,竟然隐隐的有些窃喜。

    可是她现在该怎么办?凌墨池你到底在做什么?现在也没有消息。

    情不自禁的,她呢喃出声儿,叫出了凌墨池的名字,低低的,似是叹息,又似是想念……

    “你是在叫我的名字吗?”黑黑的房间中,猛然响起一个熟悉而低沉的声音,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摇了摇头,随即继续移动步子。

    可是没走两步整个人便被人从后面给抱住了,熟悉的体温瞬间包围了她。

    下意识的,她不可置信的转过身,小手直接摸上了那张俊脸。

    出乎她意料的,这张脸上长满了细细的胡茬子,摸着有些扎人,痒痒的。

    “是你吗?凌墨池,不会鬼吧?”锦渝激动的语无伦次。

    “臭丫头,你这是在咒自己未来老公吗?”凌墨池不满的对着她摸在他脸上的爪子咬了一口,轻轻的。

    “痛……”锦渝收回自己的手,这下才彻底清醒,随即两只手重新捏上他的脸颊,露出一个慢慢的笑容,“真的是你。”

    “对呀,我来了,来找我的逃跑情人!”凌墨池低低的叹息了一声儿。

    “情人?”锦渝瞪大了眼睛,脸上的神情转得飞快,急转直下,怒道:“我不做任何人的情人!”可恶,竟然还提这两个字。

    见她生气,凌墨池也想到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眼眸中全都是愧疚,急急道:“全都是我的错,我也没想到他会将你带到那个地方,原谅我,你忘记了我失忆了,我……”

    他说的有些着急,牵动了隐藏在黑暗中的伤口,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锦渝这个时候才发现他的右侧额角处隐隐的发着青光。

    “你受伤了,怎么回事儿?”这次她顾不得质问他,忙问了起来。

    凌墨池却拉下她的手,道:“没关系,这些伤我应该受的。”

    他没有明说,但是锦渝已经明白了,他一定是见过爸爸哥哥和姐夫了,想想都会受伤,心里很痛,可是也不能怪谁?

    “这个月想不想我?”凌墨池不忍她难过,拥着她坐到床边儿,问道。

    “不想,我一直都在想怎么报复某个人在岛上对我做的事情。”锦渝咬牙道,那个时候她可发过好多誓言,一定要报复回来。

    “我在想是从掐脖子开始呢?还是……”锦渝若有所思的开口。

    “我给你一个建议,从身体开始,我不介意的!”凌墨池笑着,忽然间靠得越来越近,分开一个月,他除了处理家族一些纠纷,还有就是治疗爆炸后遗症,索性经过两次爆炸,他的记忆又回来了。

    说着,他的头就要压下,却被锦渝敲了一下,“我还生气呢?你休想!”

    “还生气?”凌墨池有些头大,可是他听韩立说女人生气可大可小,有的时候事关男人的幸福,不可掉以轻心。

    这个时候,最适合求饶撒娇,于是,他决定向韩立那厮学习,拉下脸,坏坏的笑了笑,道:“丫头,你有一辈子教训我,现在可不可以……,你忍心看我辛苦吗?”女人的心最软了。

    “不可以!”锦渝很乐意欣赏他的表情,故意眨了眨眼睛。

    凌墨池心里的那股火气怎么憋得住,猛地抓住了她的肩膀,对准他朝思暮想的唇瓣就压了上去,他觉得还是强势一些好,像韩立那样的不适合他!

    看吧,一贴上她的唇瓣,整个人仿佛不受控制一般,越吻越上瘾,正当他想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嘴巴被人给捂住了。

    “真的不可以!”锦渝气呼呼的开口。

    “为什么?”某人一脸的挫败。

    “我……我可能怀孕了……”听到这个假设性的消息,某个一米八多的男人,先是愣了几秒,而后如小孩子一般的蹦了起来,接着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大叫声儿。

    这男人也有这样的一面?锦渝吃惊的瞪大了眼睛,这真是极大的反差啊!心里同时暗叫一声儿不好,这时距离声音落下没有几秒,锦渝房间的门“砰”的一下被他爹给一脚踢开了。

    “混账小子,我就知道你会过来。”封兆雍气呼呼的瞪着眼睛。

    “爸,你耳力真好……”锦渝不知道说什么,尴尬的笑了笑。

    “老头子我也听到了。”封老爷子笑着开口。

    房间内的灯光突然大亮,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的,随后赶来的罗微然也狠狠的吃了一惊。

    可是看到女儿和凌墨池在一起的画面,心里却高兴不已。

    封兆雍握紧拳头,眼看就要发动一场大战,这时,罗微然拉住了他的胳膊,说了句,“都去客厅吧,在这里说什么都不合适!”

    很快,一行人移步一楼客厅,一向姿态凌人的凌墨池看到面前的三个人,坐也坐不下去,笔挺的站在那里。

    “做吧,没关系。”罗微然轻柔的笑了下。

    “哼,谁让他坐下了。”封兆雍哼了哼,原本还想继续说难听的话,在收到罗微然的眼神时,还是没有说出来。

    “爷爷,叔叔,阿姨,我是凌墨池,今天确实唐突了,改天一定好好的拜访三位。”凌墨池不卑不亢的开口。

    “这就是我们小丫头的男朋友吗?”老爷子笑眯眯的开口。

    “不,爷爷,我今天是来求婚的,请爷爷同意。”凌墨池纠正起来。

    “不行!”众人都没有开口,只有封兆雍说了两个字,脸上全是碳色。

    罗微然扯了扯他的一角,分明领着儿子都教训过人家了,现在还不松开,简直是个霸王,于是她笑道,“渝儿,你们是认真的吗?”

    锦渝没有来得及开口,凌墨池握紧她的手道:“阿姨,我以莫里森家族的名义发誓。”

    锦渝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心里松了一口气,也点了点头。

    “爸,你觉得呢?”罗微然没有问老公,而是问了老爷子。

    “我看可以嘛,这小子看着不错!”老爷子看出孙女喜欢,便一口气就同意了。

    “你们……”封兆雍感觉被众人背叛,气得瞪了他们一眼。

    “老公,你就认了吧。”罗微然拍了拍他的手,“你看渝儿有两个厉害的哥哥,以后没人敢欺负她的!”

    “不行,我还得再看看!”封兆雍再次哼了哼,知道自己现在处于弱势,便起身,回了房,什么都不想说。

    “好了,不早了,爸,回去睡吧。”罗微然招呼了一声儿,看着老爷子进了屋子,而后到:“墨池,今晚就留在这里,阿姨给你收拾一间房。”

    “谢谢阿姨。”凌墨池笑道,既然进了家门,什么困难都能克服。

    而后,他送锦渝进了房间,临走时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道:“明天我找人安排去医院检查。”

    “我只是猜测?”锦渝拉住他的手,急道。

    “我相信自己的能力,估摸着应该是有了。”凌墨池不怀好意的笑。

    “谁让你自作主张求婚的,我可没有答应?”锦渝脸一红,气呼呼道。

    “有差别吗?孩子都快有了。”凌墨池再吻了她一下,而后有些不舍的离开了她的房间,虽然很不想,但是也得给未来的岳父和丈母娘留下好印象。

    “那臭小子回自己房间了?”靠在床上,封兆雍挑眉问了一句。

    “是啊,我都看到了,确实进了自己的房间,小心眼儿,你……”罗微然瞪了他一眼。

    “我哪有?”封兆雍反驳了一句,而后将她一抓,塞进被子中,气呼呼的说了一句,“睡觉!”

    翌日,在酒店待了一晚的新婚夫妇要去南方度假,所有相关的人都来这里送行,包括厚着脸皮跟着来的凌墨池。

    这一次,一众人都看到了锦渝未来的那一位,好像除了封家三父子之外,没有人不高兴的,都觉得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凌墨池一改往日凌人的态度,是不是的露着笑脸,没多久就迎得了大部分人的心。

    锦渝心里甜甜的,可是看到爸爸和哥哥们的脸,忍不住吐了吐舌头。

    很快,锦泽带着明岚离开,众人说了一会儿话也就散开了,锦源带着老婆孩子准备回部队,而锦渝被凌墨池直接打包送往医院。

    诺大的酒店门口,唯一站着的两个人是封兆雍和罗微然。

    “别看了,都走了。”封兆雍看老婆还伫立原地,目光痴痴的看着孩子们离开的方向,心里微微有些不满。

    “再看一会儿,哎,都长大了。”罗微然挽着他的胳膊,感慨的说了一句。

    随即,深深的看了老公一眼,继续道:“封兆雍,随着孩子们去吧,你没看出来吗?那小子和你一样是个霸道的,对我们渝儿挺好的,知道疼人。”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许他们在一起了吗?”封兆雍瞪了她一眼。

    “是呀,不管你怎么反对,也比不上你对女儿的疼爱。”罗微然笑笑道。

    忽然,她看到很远的地方消失的一个身影,眨了眨眼睛,道:“我好像看到一个故人,这么多年过去,封兆雍,是不是我看错了……”

    “对,肯定错了,哪里有什么故人?”他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动作很快的将老婆给转过身子,继续道:“走吧。”

    是的,他看到了,那个本该死去的男人,可是那又如何?这辈子,不,下下辈子,他的老婆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她,旁人谁都不能抢走。

    “你干嘛,转得我头晕了。”罗微然不满的开口,她就知道一旦提到那个人,他就是这个样子?

    “晕就靠着我,废话那么多!”封兆雍不由分说的控制着她的腰,就向车子方向走过去。

    被他塞进车里之前,她再次看了孩子们离开的方向,喃喃的问了一句,“老公,他们都会像我们一样的吧?”相伴到老,一直一直这样。

    “当然会!”回答她的是他笃定的声音,以及一个情意绵绵的深吻……

    (全书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