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李大炮的抗战岁月 > 第二七六章谁无父母妻儿

第二七六章谁无父母妻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值农历月初,夜色如墨,无垠的河面上水汽氤氲。
  
      “哗啦……哗啦……”
  
      朦胧中,一排排大小船只在河面上滑行,队形整齐,水声清越。
  
      阵中一艘大船上,李四维默然靠坐在船头,嘴里的香烟明明灭灭,已经快要燃尽。
  
      廖黑牛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径直凑到李四维身边坐下,难掩喜色,“大炮,老子们这一趟可搞了不少好东西呢!”
  
      “嗯,”李四维望了他一眼,有些心不在焉。
  
      他自然知道这一次收获不小!
  
      昨晚拿下了小鬼子的河防工事,今天又拔掉了附近的四个据点,光是重机枪都缴获了十余挺,其他火炮、迫击炮、三八大盖、弹药和罐头、烟酒等军资也不在少数。
  
      廖黑牛叹了口气,“你龟儿还在想那些兄弟?”
  
      那些战死的兄弟!
  
      李四维轻轻地摇了摇头,取下了嘴里的香烟,“老子在想……小鬼子咋没追上来呢?”
  
      廖黑牛一怔,也点了点头,“是啊,龟儿的还真怪了!”
  
      李四维迟疑了一下,“黑牛……你说小鬼子是不是怕了?”
  
      “锤子!”廖黑牛连忙摇头,“小鬼子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东西!他们哪会晓得怕?”
  
      “倒也是!”李四维点了点头,“那……会不会是因为他们兵力匮乏?”
  
      “这个……”廖黑牛皱了皱眉,沉吟着,“倒也不是莫得这个可能……”
  
      说着,廖黑牛恍然,紧紧地盯着李四维,“你龟儿想再搞一买卖?”
  
      李四维嘿嘿一笑,“要真是这样,那肯定要抓住机会把他们搞痛!”
  
      “龟儿的,”廖黑牛指了指李四维的右腿,笑骂了一声,“就你这样,还搞个锤子!”
  
      说着,廖黑牛拍了拍李四维的肩膀,“还是想想回去咋跟宁医生她们交待吧!”
  
      “有啥好交待的?”李四维摇头苦笑,“她们都知道我……”
  
      廖黑牛摆了摆手打断了他,满脸肃然,“你龟儿好歹也是个副师长了,咋能还像以前那样?”
  
      李四维一怔,轻轻地叹了口气,“不跟着……老子不放心啊!”
  
      “瞎操心!”廖黑牛笑骂一声,掏出香烟递给了李四维一支,“有我们这些老兄弟在,你还有啥不放心?”
  
      李四维把烟塞进嘴里,“嗤啦”划燃一根火柴,点上,默默地吸了起来。
  
      不放心就是不放心!
  
      就想父母担心远行的孩子一般,不是不相信自己的孩子,自是……把自己的孩子看得太重!
  
      廖黑牛也把烟塞进了嘴里,“啪嗒”打燃火机,点燃了烟,吞云吐雾起来。
  
      朦胧中,李四维和廖黑牛尽皆默然,只余两点烟火明明灭灭。
  
      寂静中,兄弟们的窃窃私语随夜风飘来,却显得更加清晰了。
  
      “这一次真他娘的险啊!”
  
      “险个球!还不是都在团长的掌握中?”
  
      “就是,不仅端掉了小鬼子的河防工事,还缴获了那么多东西……”
  
      “嘿嘿……小鬼子这回该晓得痛了!”
  
      那声音虽然疲惫,却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听着,李四维的嘴角悄然爬上了一丝笑容……管他娘的!又胜了一场!
  
      廖黑牛也笑了,缓缓地吐出一串烟圈,“老子喜欢听这些!”
  
      哪个不喜欢听这样的好消息?
  
      可是,战争带来的怎可能全是好消息?
  
      夜已经很深了,医护排的院子里依旧一片忙碌,昏暗的灯光中都是来去匆匆的身影,空气中飘荡着血腥气和惨嚎声。
  
      伤员是中午运回来的,轻重伤员一共五百八十七个,把个院子挤得满满当当。
  
      手术室里灯火通明,宁柔正在给最后一个重伤员缝合伤口,越发清瘦的脸上布满了汗珠,手也在微微颤抖着。
  
      小占和于秀莲在一旁看着,满脸担忧。
  
      伍若兰犹豫了一下,满脸心疼地叫了一声,“柔儿姐姐,俺来吧!你先歇一歇……”
  
      “不……不用!”宁柔手下不停,声音沙哑得吓人。
  
      “柔儿姐姐……”伍若兰看得心中一酸,小声劝慰着,“郑参谋都说了,他莫事……真莫事!”
  
      宁柔的手一僵,艰难地张了张嘴,“我……知道,可是……我怕了!”
  
      说完,宁柔好似浑身一松,手也稳了许多。
  
      伍若兰略一犹豫,轻轻地叹了口气,“俺知道……那一夜,俺就知道了……”
  
      宁柔已然缝好了伤口,轻轻地打了个结,剪掉线头,“若兰……我……”
  
      宁柔欲言又止,一转身,缓缓地往一旁的凳子走去,步履蹒跚,身影落寞。
  
      小占连忙接手了剩下的工作,伍若兰上前扶住了宁柔,扶着她缓缓坐了下去,“柔儿姐姐,俺明白……俺也担心,可是他说……不能怕!”
  
      宁柔一怔,轻轻地摇了摇头,“以前,我一直以为……我不会怕,可是,我……终究是怕了!”
  
      伍若兰默然。
  
      “走,去团部看看,”宁柔突然精神一振,站了起来,拉起伍若兰的手往门外走去,“他应该快回来了……”
  
      伍若兰略一犹豫,连忙跟了上去,心中却在暗叹,柔儿姐姐变了!
  
      走出大门,宁柔突然停下了脚步,幽幽地叹了口气,“若兰,我也不知道最近是咋了……我……”
  
      宁柔说着,声音一颤,带着哭腔,“我突然好怕……好怕……若兰……”
  
      伍若兰心中一颤,连忙抱住了宁柔,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眼眶泛红,“不怕……柔儿姐姐,不怕……”
  
      “若兰……”宁柔把头埋在伍若兰肩上,不敢哭出声来,但泪水却似泉涌,“我怕……怕我的孩子……从小就没了……没了父亲……”
  
      伍若兰浑身一僵,声音颤抖,“柔儿姐姐,你……你有孩子了?”
  
      “我……我还……还不敢肯定……”宁柔抽泣着,“可是……可是……总觉得像……像是有了……”
  
      伍若兰精神一振,连忙拍着宁柔的后背,破涕为笑,“柔儿姐姐,这是好事啊!他要是知道你有了娃,指不定得多高兴……以后再打起仗来,也会更加小心呢!”
  
      “不……不会得!”宁柔依旧在抽泣,“他……”
  
      “团长回来了!团长回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