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李大炮的抗战岁月 > 第三七九章同古之战

第三七九章同古之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ps:本章还没写完,因为时间的关系只能先发了,后续部分正在加紧赶……请各位书友晚些时候再看了。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战机稍纵即逝,参战部队的指挥系统往往决定着一场战役的胜负。
  
      非常不幸的是,远征军的指挥系统与高效完全沾不上边。
  
      三月十四日夜,杜长官提出了“同古攻势作战构想”,并于史迪威将军和亚历山大将军达成了共识,可是,直到三月二十一日深夜,史迪威将军才从重庆飞回缅甸,且不说“同古攻势作战”已经变成了“同古防御作战”,就算“同古攻势作战”得到了委员长的批复,也不可能达到杜长官的预期目标了。
  
      因为,就在三月二十一日这一天,日寇第五飞行集团以战斗机一百零二架、轰炸机七十七架轮番轰炸了马圭英军空军基地,击毁战机二十八架、击伤战机二十九架,英军在缅甸地区的空军已完全丧失作战能力。
  
      日寇取得制空权,随后对中央铁路上的曼德勒、平满纳、同古等要地展开了大轰炸,并摧毁了曼德勒至同古间的交通线路。
  
      至此,远征军向同古一线集结变得异常艰难,杜长官在“同古攻势作战构想”中提出的“第五军主力部队在一周之内完成向同古一线集结并发动反攻”的设想,几乎再无实现之可能。
  
      三月二十二日,日寇第五十五师团主力进至同古一线,兵分多路,从皮尤河、良赤道克、巧背、开威布威、坦徳宾、屋墩等地同时向同古城突破,同古之战已陷入白热化。
  
      战至深夜,日寇收兵,枪炮声尽散,第二百师官兵虽拼死维持住了防线,并击毙日寇横田大佐以下千余人,但己方也阵亡了黄行宪上校、曹成、黄景升中校及以下将士三百多人。
  
      而根据史迪威将军签发的“第一号作战命令”,第五军新编第二十二师和第九十六师依旧在曼德勒集结,归史迪威将军亲自指挥,以作机动……杜长官掌握的第五军直属部队也都布置在曼德勒至平满纳一线各处要隘。
  
      至此,驻守同古一线的第二百师已经陷入孤军奋战的境地。
  
      弯月初现,夜色朦胧,第二百师同古桥东司令部里灯火昏暗,一众参谋将佐形色匆匆,神情凝重,各处战报经过分析汇总,一一呈报于戴师长案前。
  
      沉默地看完所有战报,戴师长的神色愈发凝重,轻轻地抬起头来望向了董参谋长,“传令全师各级军官指定第一、第二代理人!”
  
      “是!”董参谋长心中一凛,连忙允诺,匆匆而去。
  
      在战时指定代理人的做法自淞沪会战时便屡见不鲜了,董参谋长自然明白明白其中的含义……主官战死,副官代理,副官战死,下级军官代理……部队不打光,战斗不息!
  
      见董参谋长传令去了,戴师长拿出信纸慢慢铺开,取下了笔帽,伏案疾书起来。
  
      荷馨爱妻如见:
  
      余此次奉命固守同古,因上面大计未定,其后方联络过远,敌人行动又快,现在孤军奋斗,决以全部牺牲,以报国家养育!为国战死,事极光荣,所念者,老母外出,未能侍奉。端公仙逝,未及送葬。你们母子今后生活,当更痛苦……
  
      这一夜,戴师长写下遗书,以示死战不退之意。
  
      史迪威将军获悉深受感动,即刻将新编第二十二师和第九十六师的指挥权交回给杜长官,杜长官随即命令两师紧急开赴同古前线,奈何,曼德勒至同古的主要交通线已被日寇炸毁,其间又有三百二十公里的路程,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抵达。
  
      三月二十三日,日寇在炮兵、战车兵及航空兵的掩护下集中兵力猛攻同古正面鄂克春阵地,激战至深夜,阵地已数度易守,第二百师将士死伤惨重,仍然拼死维持住了阵线……日寇战报之上出现了“自入缅以来第一次与顽敌遭遇”、“使进攻受挫”、“使指挥陷入混乱和苦战”等词句。
  
      正面防线久攻不下,日寇改变了进攻策略。
  
      三月二十四日,日寇以一一二联队主攻正面防线,以一四三联队自第二百师右翼阵地迂回至同古城西北十余里处的克永冈机场,轻易夺取了由少量英军和第五军直属工兵团一部防御的克永机场。
  
      同时,以骑兵联队附一个中队迂回至第二百师左翼阵地,沿锡当河谷向同古东北方向进攻,但遭到顽强抵抗,进展缓慢。
  
      至此,第二百师三面被围,被迫放弃外围阵地,退守同古城中。
  
      二十五日拂晓,日寇步炮空联合自三面围攻同古,第二百师官兵虽奋勇抵抗,但同古局势已岌岌可危。
  
      同日,委员长致电参谋团及远征军:“侵缅之敌似有以主力向同古、曼德勒进攻之企图。我军目前当以第五军第二百师、新第二十二师及军直,在同古、平满纳间与敌做一次会战……”
  
      根据委员长的指示,第五军于当晚下达了转移攻势的命令:“军以击破当面敌人、收复仰光为目的,即以到达之部队实行反包围之攻击,将敌压迫于锡当河西岸、喀巴温河南岸地区歼灭之……”
  
      可是,命令刚刚下达,日寇便以九十余架战机再次轰炸了平满纳及平满纳通往同古的铁路,致使平满纳全城大火,车站被毁,各增援部队受阻,新编第二十二师只得徒步南下,前锋部队终于在二十七日抵达永克冈一线构筑工事,阻击敌一一二联队北上之敌。
  
      至此,六十六团没有接到任何新的命令,依旧驻守在杂泽,奉命警戒卑谬方向。
  
      各处防御工事里,众将士都在磨刀擦枪、严阵以待。
  
      三月二十八日又是一个晴天,吃过午饭,医护排的营地里一片忙碌,医护排的女兵在烧火打水,补给连的将士在搬运盐巴和干药材以及新采集的各色草药。
  
      缅甸地处热带,山林密布,加之气候温暖湿润,以致于瘴气弥漫,蚊蝇肆虐,各色毒虫遍地,即使六十六团现在身处缅南平原地带,也深受其苦。
  
      早在入缅之前,六十六团便准备了大量的盐巴、干艾草,入驻杂泽以后又采集了一些药草,此时正在按照李四维的想法准备熬制药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