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李大炮的抗战岁月 > 第三八零章花脸和鬼兵

第三八零章花脸和鬼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ps:半小时后看
  
      人生于世,总摆不脱各种各样的身份。
  
      有的与生俱来,比如国籍,比如籍贯,比如你是某某的子女,某某的后代子孙……
  
      有的是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获得的,比如学生,比如教师,比如军人,抑或其他职业身份。
  
      人一旦有了身份,在处理事情时就应该有立场,有原则!
  
      杜长官和史迪威将军虽然一见如故,但是身份和立场有别……最终在同古之战的问题上恶语相向。
  
      站在史迪威将军的立场上,同古关系全缅战局,不容有失,那是他祖国的利益之所在。
  
      站在杜长官的立场上,同古重要,但远征军的安危同样重要,那是他祖国的利益之所在。
  
      无论怎样,同古之战都结束了!
  
      第二百师在同古孤军奋战十二日之后,最终全身而退,虽然既没有达到光复仰光的目的,又丢失了控制毛奇公路的重镇,但其英勇表现可圈可点。
  
      以致于日寇第五军司令官饭岛中将也不得不感叹:“当面的敌人是重庆军第二百师,其战斗意志始终旺盛,尤其是担任撤退掩护任务的部队,直至最后任固守阵地,拼死抵抗……虽说是敌人,也确实十分英勇!”
  
      在军事意义上,同古之战的意义几乎为零,但在认识论意义上,同古之战意外地获得了一个高分,经此一战,远征军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初步肯定。
  
      三月二十九日夜,第二百师主力奉命撤退,主力镀过锡当河,从容地退到了耶达谢,连伤员都没有遗漏。
  
      三月三十日,日寇攻入城中,却连第二百师负责撤退掩护的部队都没能追上,只得到了一座已化为废墟的空城。
  
      四月一日,日寇第五军司令部决定“击溃当面之敌后,首先前出垒固(也称乐可)、央米丁、仁安羌之线”。
  
      同日,日寇第三十三师团进至普罗美、卑谬一线,西线英军一触即溃,相继放弃普罗美、卑谬,退至阿兰谬地区。
  
      此时,杂泽虽不是日寇第三十三师团主攻方向,但已然暴露于战斗一线。
  
      入夜,东南前哨阵地上一片寂静,天上新月如钩,战壕里没有一丝灯火,夜色朦胧,鼾声此起彼伏。
  
      医护排的药膏在两天之前就已经研制成功了,各部将士分到手中,往脸上、手上一抹,虽然看上去瘆人,却再也不用遭受蚊蝇肆虐之苦,倒也睡得踏实。
  
      当然,明岗暗哨上的兄弟们却不敢懈怠,一个个刀枪在手,杀机阴森,再加上那一张张被抹得花花绿绿的脸,正似那一尊尊鬼兵。
  
      两天前的黄昏,李四维带着刘天福把药膏送到了阵地上,教兄弟们抹上之后,黄化看到那一张张花花绿绿的脸,顿时脱口而出,“狗日的,一张张鬼脸”。
  
      “鬼脸?”孙大力便笑呵呵地接了口,“从今往后,老子们就是鬼兵了!”
  
      “鬼兵好,”
  
      众兄弟纷纷附和,“鬼兵神出鬼没,还不打得小鬼子哇哇叫?”
  
      看到那一张张笑脸,李四维却在一旁叹了口气,“可惜搞不到迷彩服!”
  
      “迷彩服?”
  
      众兄弟都是一愣,望向了李四维,“团长,迷彩服是个啥?”
  
      自六十六团成立以来,众将士倒也换过几次装,还穿过小鬼子的军装,但那些军装无外乎就是灰色和黄色,哪里知道迷彩服是啥?
  
      “呵呵,”李四维讪讪地笑了笑,“就像你们脸上那种颜色的衣服,有绿色,有棕色……看上去花花绿绿的一片!”
  
      “那敢情好!”
  
      众兄弟纷纷眼前一亮,“抹了这药膏,再穿上迷彩服,钻进林子里就真成了来无影去无踪的鬼兵了!”
  
      其实,“鬼兵”只是兄弟们的玩笑话,不想却被小鬼子叫响了名头。
  
      除了月光亮了一些之外,四月一日的今夜好似和昨夜没什么不一样。
  
      “哗……哗……”
  
      黎明时分,岭下的小河突然传来了一丝异响。
  
      “呱……呱呱……”
  
      与此同时,山坡上的密林里也响起了蛙鸣声。
  
      “呱呱……呱呱呱……”
  
      旋即,小河两岸蛙鸣声此起彼伏,将密林中的蛙声完全淹没。
  
      “八嘎!”
  
      刚刚摸到河中央的渡边准尉一声暗骂,连忙加了脚步,散落在四周的小鬼子纷纷跟进,迅速摸上岸来,躲进了岸边的芦苇丛中,再无声息。
  
      “呱……呱……”
  
      蛙声渐渐散去,小河两岸一片寂静,岭上仍无半点声息。
  
      不多时,芦苇丛轻轻地摇曳起来,二十多号小鬼子端着三八大盖慢慢地向山坡上的密林摸去。
  
      小河对岸也是浓密的芦苇丛,竹内少尉正带着竹内小队的主力潜伏其中,歪把子和速射炮已经对准了对岸的矮岭,随时准备火力支援。
  
      布置好火力点,安排好增援小分队,竹内少尉举起了望远镜,紧紧地盯着渡边准尉一伙的行动。
  
      朦胧的夜色中,渡边准尉一伙二十多人顺利地摸进了山坡上的密林里,没有遇到丝毫抵抗。
  
      见状,一丝轻蔑的笑意爬上了竹内少尉的嘴角……支那人的军事素养的确不高!既然在杂泽设立了防御,为何却没有在这险要之处设置前哨阵地?
  
      占领同古之后,日寇第五军司令部便开始准备进军平满纳,侦察机侦知杂泽有远征军活动,连忙派出了荒木步兵大队出击,准备故伎重演,自平满纳守军右翼迂回。
  
      而竹内小队便是荒木步兵大队的渗透部队,准备在黎明前拿下杂泽守军的前哨阵地,为主力部队扫清障碍。
  
      可是,看样子,杂泽守军的防御部署有些松懈啊!
  
      竹内少尉心情不错,轻轻地站起身来,一副意气风发地样子,只等渡边准尉在对岸传来信号,便可挥师长驱直入了!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地溜走,渡边准尉的队伍却连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这个渡边三郎!
  
      竹内少尉的好心情顿时被一股怒气冲得烟消云散。
  
      当然,竹内少尉并不认为渡边准尉一行已经遭遇不测了,因为,在他看来,没有哪支部队能悄无声息地吞掉由皇军两个小分队组成的侦查小队!
  
      毕竟,能进侦查小队的官兵都不是软蛋!
  
      “少尉,”坂口准尉轻轻地靠了过来,哑着嗓子轻轻地请示着,“渡边君他们……”
  
      “八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